当前位置:首页 > 上善栖霞 > 栖霞区志
民 政
发布时间:2016-11-29 15:29 浏览次数: 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字体大小: 视力保护色:

  民国时期,栖霞地区民政事务,由所在县区政府经管,仅限于荒年赈灾救济,缺乏公益性和群?众性。

  新中国成立初,第九区、第十区即设民政科,乡镇均配备民政干部。50年代初,区民政部门负责地方民主建政、优抚、复员军人安置、社会救济、生产救灾、收容教养和遣送、土地征用、户籍、行政区划、社团登记、婚烟登记、民工动员以及民族、宗教、华侨事务等20多项工作。其中,以围绕巩固新生人民政权,开展拥军优属、褒扬烈士和组织生产自救为重点。1953年后,先后将户籍、国籍、宗教、华侨事务等工作移交给有关部门,暂停社团登记,增加殡葬管理、残疾人福利和社会福利生产等工作。“文化大革命”时期,民政机构解体,除拥军优属工作外,其它民政工作均受到冲击,至1977年方得以恢复。80年代始,基层政权建设重新列为区民政部门首要任务,直接参与农村政治体制改革。1983年底,完成全区8个人民公社撤社建乡工作,恢复社团登记。传统的“双拥”(拥军优属、拥政爱民)工作,发展成为军民警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活动。90年代始,社区服务、养老扶孤、殡葬改革、社会养老保险等各项民政工作和社会事业得到全面发展,体现民政工作的多元性、社会性、全民性、公益性。1997年起,实施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全区城乡低收入家庭的基本生活得到切实保证。与此同时,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稳步发展,1999年,全区投保人数达到4万人,投保费累计近3000万元,在南京市各区位于前列。第一章 管理机构清代,栖霞区域隶属江宁府,无专门民政机构,有关救灾、救济、礼俗等事务,由知府委派属员经办。民国时期,建立自治区(区一级行政机构),民政事务由区长统管,自治区事务所具体办理。民国22年(1933),设燕子矶、孝陵卫两区公所,自治区事务所撤销,民政事务由区公所统管,保甲长负责承办。新中国成立后,区人民政府始设专职民政机构,负责优抚安置、社会救济、福利、婚姻与丧葬等项民政工作,延续至1999年未变。

  第一节 区、镇(乡)民政机构

  【区民政局】

  1949年11月,第九区人民政府设立民教科,1950年6月,改为第八区民教科,负责民政和教育工作。1950年8月,撤销民教科,专设民政科,负责救灾、赈济、生产自救、拥军优属、烈士褒扬等项民政工作。1953年7月,中山陵园、第九区设民政科。1958年11月,三区民政机构随区撤销,民政工作先后归市郊委郊办和玄武、鼓楼、下关等城区管辖。1963年4月,三区建制恢复,但未设民政机构,民政工作指派专人负责。1965年5月,三区合并为栖霞区,成立民劳科,与劳动介绍所合署,有工作人员8人,负责民政、劳动等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间,民政办事机构解体,其工作先后由区军管会和区革委会群众工作组代管。1977年10月,区民劳科恢复。1980年,单设区民政科,有工作人员5人。1984年5月,改为区民政局,设婚姻登记、双拥共建、优抚安置、福利企业管理、残疾人联合会、地名、财务管理6个办事部门,编制人员7人。1997年,设办公室和综合科2个科室。至1999年,区民政局有工作人员16人,其中,行政编制9人,事业编制7人。

  【镇(乡)民政办公室】

  50年代,区民政科将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下放,由各镇、公社负责。“文化大革命”后期,镇设民政科,公社设民政办公室。1994年,镇(乡)成立民政办公室,设民政助理员1人,专管辖区内民政事务,业务上接受区民政局的指导。1999年,全区有镇(乡)民政办公室10个,设民政助理员10人。

  第二节 专门工作机构

  【区地名普查办公室】

  1981年4月,由分管副区长任组长,区政府14个职能部门参与组成栖霞区地名普查领导小组,下设地名普查办公室(简称地名办)。各公社、镇同时成立地名普查工作组。1987年,区地名普查领导小组改称区地名委员会,办公室设在区民政局内,有专职工作人员1人,负责办理全区地名普查及命名申报、地区勘界等事务,至1999年未变。

  【区双拥共建办公室】

  1984年2月,成立区军民共建精神文明领导小组,由分管副区长任组长,区政府18个职能部门领导为成员,办公室设在区民政局内。1991年8月,改称区“双拥”共建工作领导小组,由区委副书记任组长,分管副区长、2名区委常委、若干名驻区师级以上部队首长及驻区大中型企业领导任副组长,办公室设在区民政局,有专职干部1人,负责全区“双拥”共建日常事务,至1999年未变。

  【区老龄工作办公室】

  1986年7月,成立区老龄工作委员会,由分管副区长任主任,区人大办公室、政府办公室、财政局、工商局、教委、卫生局、人事局、老干部局负责人任委员,办公室设在民政局,有专职干部1人,负责办理老年证件,组织老年人活动等事务,至1999年未变。

  【区社团登记管理办公室】

  1991年,区民政局设立社团登记管理办公室,设专职工作人员1人,负责全区社会团体的成立、变更、注销、登记及备案;对各社会团体的活动和资金使用实施年度监督检查;处罚违反条例的行为。至1999年,登记管理社会团体33个。

  【区残疾人联合会办公室】

  1991年6月,成立区残疾人联合会(简称残联),由分管副区长任残联主席,有关职能部门领导兼任残联副主席或委员,区民政局副局长兼任理事长,办公室设在区民政局,有专职干部1人。各镇乡相应建立残疾人联合会,负责办理残疾人证件,落实残疾人就业、就医、子女上学等方面优惠政策,至1999年未变。

  【区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管理所】

  1992年,区政府设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管理处,隶属区民政局,承办农村养老保险业务。下辖各镇乡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管理所,负责农村养老保险费的支付、登记、建账及保险金发放。各村委会会计或出纳代收保险费。1998年,成立区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管理所,取代原区养老保险管理处,编制5人,属自收自支事业单位,负责承办全区农村社会养老保险业务。至1999年未变。

  【区复员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

  1997年,成立区复员退伍军人安置工作领导小组,由分管副区长任组长,区民政局、劳动局、人武部等部门负责人组成,办公室设在区民政局,与区双拥共建办公室合署。至1999年未变。

  第二章 优抚安置

  新中国成立初,区民政科即组织开展拥军优属工作。80年代后,发展成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活动。通过不断改革、完善优抚工作,数次提高伤残军人抚恤标准,对烈属、因公牺牲和病故军人家属的定期补助改为定期抚恤,扩大复员军人定期补助范围,逐步形成国家、社会、群众相结合的优抚体制。对城镇退伍军人安置,实行与服役期间表现相挂钩;农村退伍军人由单一安排务农,转为从多方面扶持发展生产,开发使用军地两用人才,鼓励其建功立业。

  第一节 抚    恤

  【抚恤对象】

  1950年12月,按照政务院颁布的有关规定,第八区、中山陵园区民政部门对烈士家属和因公牺牲、病故、失踪的现役革命军人、人民警察、革命工作人员、参战民兵、民工家属以及战争年代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因战、因公负伤致残的革命军人、人民警察、民兵、民工和革命工作人员实行抚恤。当年,上述二区共有烈属和因公牺牲、病故、失踪的军人家属(简称“三属”)6户、20人;革命伤残人员3人。1955年开始,对“三属”和革命伤残人员实行定期定量抚恤,同时规定,对抗日战争时期入伍的在乡复员军人实行定期定量补助(简称定补)。1956年,栖霞地区共有“三属”23户、79人,革命伤残人员113人,在乡复员军人154人。1979年,全区有烈属64户、116人,“三属”34户、108人,革命伤残人员393人,在乡复员军人228人。1984年,定补扩大到解放战争时期入伍和1954年11月前入伍的在乡复员军人。1985年,栖霞区“三属”中享受抚恤223人,其中定期抚恤共59人;享受伤残抚恤的革命伤残军人397人,其中,特等伤残在职1人,一等伤残在职1人,二等甲级伤残在职18人、在乡1人,二等乙级伤残在职68人、在乡6人,三等甲级伤残在职141人、在乡9人,三等乙级伤残在职142人、在乡10人。享受“定补”的在乡老复员退伍军人267人。1999年,栖霞区共有革命烈士家属、牺牲或病故军人家属154人,革命伤残军人229人(其中,在职185人,在乡44人),在乡复员军人退伍军人153人。

  【抚恤金发放】

  1950年,对“三属”发给一次性抚恤粮。1953年,改发抚恤金,1955年1月,抚恤金标准再作调整,按不同级别,每人每年分别发180~650元、150~520元不等。1979年2月,因公牺牲军人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抚恤金每人最高700元,最低500元,参战牺牲民工470元;病故军人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最高600元,最低400元,参战病故的民兵民工370元。1984年,调整城镇和农村烈属及在乡复员军人定补标准。烈属和抗日战争时期入伍、无固定收入的复员军人,城镇户口每人每月补助22元,其中,孤老35元;农村户口每人每月补助14元,其中,孤老20元;解放战争时期入伍和1954年11月前入伍、无固定收入的复员军人,城镇户口每人每月补助20元,农村户口每人每月分别补助10元、8元。1985年1月,对全区108户“三属”改发定期抚恤金。烈属、因公牺牲军人家属,城镇户口每人每月25~32元,农村户口每人每月22~25元;病故军人家属,城镇户口每人每月27~30元,农村户口每人每月17~20元;孤老“三属”,每人每月增加5元。同年,全区持有换发、补发新证的“三属”共223人,一次性抚恤4人,发放抚恤金0.2万元,人均500元;定期抚恤59人,其中,烈属32人,牺牲、病故家属27人,发放定期抚恤金1.5万元,人均254 .2元。发放残废军人抚恤金计397人、3.2万元。发放在乡复员退伍军人定期定量补助计100人、1.4万元。

  1989年1月,调整抚恤标准,烈属和因公牺牲军人家属,城镇户口每人每月60元,农村户口每人每月50元;病故军人家属,城镇户口每人每月55元,农村户口每人每月45元;“三属”中的孤老,每人每月另增10元。当年“三属”定期抚恤53人,发放抚恤金3.3万元,人均627元,优待补助5户,优待金共0.2万元。发放残废军人抚恤金439人,发放抚恤金6.7万元。在乡复员退伍军人定期定量补助173人,发放补助金7.6万元。1997年,建立抚恤补助标准自然增长机制,依据南京市统计部门公布的南京职工平均工资和农村人均收入,就高不就低,发放抚恤金。1998年,享受“三属”定期抚恤30人,抚恤金8.6万元,人均2866.66元;优待补助6户,优待金额3万元,户均5000元。1999年,全区有烈属、因公牺牲、病故军人家属64户、154人,发放定期抚恤金9.3万元,发放伤残军人抚恤金14.2万元,其中,在乡伤残军人抚恤金9.1万元,人均2068元,在职伤残军人保健金4.4万元,人均238元,另发放特一等残废军人护理费7000元;发放在乡复员军人(127人)、退伍军人(26人)定期定量补助金共22.2万元。

  第二节 拥军优属

  【拥军】

  1950年底,第八区、中山陵园区各镇乡、企事业单位、学校捐赠抗美援朝慰劳金1400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1400元),涌现出拥军模范4人,一等模范军属13人。之后,每年“八一”建军节、元旦、春节,区委、区政府均召开军政座谈会,举办军民联欢活动,组织干部群众慰问烈军属。“文化大革命”期间,拥军优属工作仍正常开展。1985年春节前,区政府为全区对越自卫反击战参战人员家庭拍摄“合家欢”彩色照片,随慰问品寄给云南前线参战官兵。各镇乡以多种形式慰问参战人员家庭。区政府组织慰问团慰问云南前线栖霞籍官兵,当时表示凡在服役期间立功的,区政府按立功等级给予奖励,并在退伍后优先安排工作。1988年,栖霞籍战士在前线立二等功2人,三等功44人次,获省军区、师嘉奖2人次,团嘉奖4人次,营嘉奖19人次,连嘉奖1405人次。1993年,新生圩外贸仓库为武警指挥学校购置一台集装箱运输车,并提供运输货源,使武警指挥学校年增收入6万元。1997年“八一”建军节期间,区委、区政府走访慰问18家团以上军事单位,现场办公解决武警学校用水问题和空军船队道路交通问题,向部队赠送鸡蛋、西瓜、茶叶、饮料和T恤衫等慰问品,向临汾旅、海军军医学校、南京武警指挥学校各赠送“春兰”牌柜式空调一台。1998年,投资2万元,购置电视卫星接收机和200册图书,丰富武警指挥学校学员业余生活。是年,全区各级党政部门慰问抗洪抢险部队物品价值20多万元。1999年端午节前夕,区政府组织"端午节意浓,栖霞人情深”活动,向驻区近1万名官兵送去3万只粽子和2万只鸭蛋。金陵石化公司化肥厂援助海军军医学校17米钢屋架4副,钢管40余米,石棉瓦230块。

  【优待军属】

  1950年,第八区、中山陵园区有军属51户、176人。当年春节、“八一”建军节和国庆节期间,区政府向27户生活困难军属发放大米738公斤,补助金19.85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19.85元)。1951年,区政府和各乡镇成立拥军优属委员会,各村组织代耕组,开展拥军优属工作。是年,全区有军属90户,农业户占三分之二,共发放补助大米1264.5公斤,补助金72.50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72.5元),对缺劳力的11户军属,分别由代耕小组负责代耕。1953~1954年,栖霞地区有军属196户,共发放补助金817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817元),大米6062.5公斤,豆饼肥料6985公斤,组织代耕组178个,为93户军属代耕土地343.48亩。1955年,推行义务兵役制,对军属全部实行劳动日补贴。1956年,栖霞地区有“三属”6户、30人,无劳力户完全享受代耕优待,生活困难户由区民政科给予实物和现金补助。困难军属户,被分别定为长期补助户和临时补助户,共9户、31人,全年补助750元,不足部分由社队补贴工分。当年,优待军属61户、计4091.39个劳动日,补助111户、346人,计829.17元。1957年,全区有烈属10户,其中4户享受劳动日补贴。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后,劳动日补贴改为优待金,数额根据各个公社的经济状况自定标准。“文化大革命”期间,军属的优待工作持续未停。1982年,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对军人家属改为普遍优待。农村义务兵家属,按当地一个整劳力年纯收入的50%至70%发放优待金。凡城镇义务兵家属,在义务兵退伍时,由区民政部门一次性发给优待金,标准为服役一年200元,二年250元,三年300元,四年350元,五年400元。至1985年,共优待3399户次,发放优侍金95.3万元。孔德年入伍前在花园乡务农。1982年11月入伍后,区民政局与粮食局协商,将其爱人安排到乡米厂工作。农忙时节,乡政府和村委会组织助耕队帮助抢收抢种。孔德年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1986年,成立区军人家庭服务中心指导委员会,组建镇乡、工矿企业、院校服务社站65个、居委会服务组115个。至1987年,帮助48户军人家属解决住房,调换工种和班次170人次,介绍子女入托、入学41人,安置子女就业17名,调解军属家庭纠纷38次,有110户军人家庭被评为“五好家庭”,其中21名军属受到省、市表彰。1990年,营防乡孙庄村烈士女儿孙长莉,高中毕业后因住地偏僻,厂矿企业招工时受限,失去许多就业机会。区民政局与南京化纤厂协商后破例予以接收。1993年,区食品公司“军嫂”简素琴患肾脏病(尿毒症)共花费医疗费31万元,区政府及民政部门为其治病设立专项基金,在全区开展“爱国防、献爱心”募捐活动,全区160多个部门、8个社会团体、240多个企事业单位(包括市党政机关),共为简素琴捐款17.8万元。8月15日,《新华日报》头版以《五十八万颗心托起一个生命》为题报道这一事迹。1996年,全区10个乡镇全部建立义务兵家属优待金自然增长机制,军属优待金均按不低于上年人均收入70%兑现,迈皋桥、燕子矶镇每年向每户军属发放优待金4000元。1983~1999年,全区安排军人子女入学、入托30余人,免收军人子女借读费5.4万元,安置军人家属就业13人,累计优待军属10133户次,发放优待金773.41万元。燕子矶镇对在服役期立一等功者优待金增发30%,二等功增发20 %,三等功增发10%。

  第三节 复员退伍军人安置

  【复员军人安置】

  1950年,第八区、中山陵园区安置复员军人计4人。1979年,全区复员军人共339人,其中,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17人,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57人,1954年11月前参加革命的265人。至1980年,全区累计安置复员军人3186人,其中,在职1196人,在乡1990人。90年代,在乡老复员军人大多已体弱多病,失去劳动能力,区政府给予定期救济和临时补助,解决他们生活、住房、医疗的困难。1990年,全区向177名复员军人发放定期补助金7.3万元,其中建房补助金5000元。1996~1997年,发给在乡51名复员军人功勋奖励金1.74万元,并在原定期补助的基础上,每月增发5元。1997年,建立优抚对象抚恤标准自然增长机制,提高复员军人功勋奖励标准,拨款12.07万元,按时足额发放。是年,为在乡502名复员军人(包括伤残军人)建立健康档案,向重点优抚对象发放优惠医疗卡245本,为特等伤残军人单庭友开设家庭病床。1998年,向171名在乡复员军人发放定期补助金22.2万元,其中,一次性建房补助5000元,人均定补1298元。1998~1999年,区政府投资9.31万元,为在乡复员军人解决住房16间,维修住房383.5平方米。1999年国庆节前,区政府向47名在乡复员军人各赠彩电一台。区青年志愿者上门为功臣巡诊、维修家电、理发、义务耕种。当年,全区共投入“爱心献功臣”活动资金20万元。

  【退伍军人安置】

  新中国成立初,境内退伍军人多安排回乡务农。1958~1970年,按国家“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规定,退伍义务兵均得到妥善安置。1971年起,不论由城镇或农村入伍,退伍后均由市政府统一安排工作。1977年后,退伍军人重新按“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政策安置。到1980年,安置退伍军人18878人,其中,在职2889人,在乡15989人。1985年,区政府按“三优先”原则(在部队立功优先,因战因公致残优先,同等条件军龄长和超期服役优先),当年接收退伍军人395人,大多安置在区内大中型企业。是年,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荣立二等功的一等伤残军人李向光,在南京军区总院治疗期间,与为其护理的八卦洲乡姑娘华泓慰相爱结婚。1987年,李向光退伍,在栖霞区安家,区民政部门将其安置在小市镇一家福利企业担任管理工作,副区长韩佃信出面为其解决三室一厅住房一套和煤气灶具一套,并将华泓慰的户口转为城镇户口。李向光工作认真负责,1987年,被评为栖霞区“十名有为青年”之一。1987年,全区12个乡镇成立军地两用人才介绍所。当年,接收农村退伍军人185人,安排在乡办企业117人,向大企业推荐32人,任乡村干部12人,从事个体经营10人,回乡务农14人。1997年,区退伍军人安置工作领导小组成立,由分管副区长傅慰龄担任组长,区民政局、劳动局、人武部等领导参加。当年,全区接收退伍军人234名,其中城镇退伍军人133人,安置107人,“双向选择”落实就业单位26人,安置率100%。1998年,全区接收安置退伍军人174人,其中,城镇退伍军人107人,100%得到安置。退伍军人吕标入伍3年,2次荣立三等功,多次受到部队嘉奖,被优先安置。1999年,全区接收退伍军人231人,安置率100%。凡在部队荣立三等功以上或家庭有特殊困难的,均得到优先安置。

  第四节 双拥共建

  【共建“对子”】

  1991年,全区52家驻区军事单位和140家大中型企业、10所大专院校,划分为10个共建联片,结成130个“双拥”(拥军优属、拥政爱民)“共建”(共建精神文明)“对子”。1995年,因部队调防、地方区划调整,驻军单位减至31家,共建“对子”减至110个。1998年起,扩展为军民、警民、军警民共建精神文明。

  【共建活动】

  文化教育  1991~1999年,驻区军警单位为全区21所中小学派出校外辅导员203名,对在校大学生400人、中小学生5000人实施军训;为地方培训技术人员23人;军警英模为地方作报告16场次,使4200人受教育;普法教育26场,使6.2万人受教育。军地双方创办14所少年军(警)校,开办马群预备役职业高中班,在117所中小学开设国防教育课。武警指挥学校接力式资助八卦洲乡12名贫困生上学。栖霞中学、迈皋桥中学选派优秀教师为武警仓库等驻区军事单位200多人补习高中文化,帮助报考军校战士复习迎考,为部队培养军地两用人才175人,并向部队输送人才30名。共建单位编办“双拥”共建宣传版报100多期,在公共场所、交通要道和窗口地带悬挂宣传横幅,制作、安装永久性“双拥”共建宣传标语牌80块,向省市级报刊、电台、电视台播发稿件40多篇。军地双方举办各种座谈会124场,参加人数7万余人次。1999年12月,由武警南京仓库与迈皋桥小学、燕子矶小学联合组建一支近80人的舞龙队,精心排练《钟山龙腾》龙舞,赴京参加迎澳门回归“中华舞龙大赛”,获中国文联颁发的民间艺术最高奖“山花奖”和中华舞龙大赛金奖。发展经济  1993年,军地双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共建点片为基础,利用各自优势,在互惠互利前提下,举办联营企业。南京化工厂和某部三团联营机械加工,外贸仓库和武警指挥学校联合搞运输,燕子矶镇和军用船运大队联办长江水上加油站等。至1999年,全区军地联营经济实体6个,年产值达800万元。为民服务  1983年,武警仓库官兵得知驻地附近有两位孤寡老人亲属都在海外,身边无人照顾,遂派员长期帮老人打扫居室、拆洗被褥、理发,夏送电扇,冬赠衣被,每逢节日送去糕点、水果,并与老人共度佳节。春暖花开时,战士们陪伴老人游览市区和风景区。1984年,驻地所在的敬老院成立后,与敬老院结成共建“对子”,从“五保”老人的衣食住行,到老人的精神、文化生活,全面予以照顾。1995年,驻区某部组织服务队,免费为群众修理家电和自行车、补鞋、理发,开展健康咨询,为驻地居民治病6300人次。1998年,区政府、区人民武装部、区委宣传部领导及区市容局、民政局、双拥办、工商分局、迈皋桥镇政府、城建监察大队等部门负责人到武警仓库现场办公,解决迈皋桥镇北崮山路长期交通堵塞,影响部队正常出入和战备运输的难题。1991~1999年,区政府先后为部队现场办公20次,解决问题14件,投入经费57万元,安置随军家属127人。防洪救灾 新中国成立后,每逢大汛,驻区部队均出动官兵和船只参加抢险救灾。1998年7月,栖霞区发生特大洪水灾害,驻区部队出动官兵1000多人次,巡堤23天,排除险情10多处,加固堤坝8000余米,完成土方6000余立方,挖导渗沟1000余米,抛石250吨,上草包26300条,扎防浪草笼200米。江苏武警后勤基地接到赴龙潭通江河抢险的命令,立即组织抢险突击队,赶往险情地段,垒堤拦水,连续奋战10多个小时,将通江河险情排除。

  【双拥模范集体】

  1992年,南京市政府、南京军分区首次命名迈皋桥、燕子矶两镇为“双拥模范镇”。1993年,区政府获省级“双拥共建模范区”称号。1994年4月,尧化镇被评为“双拥模范镇”。1995年4月,燕子矶、迈皋桥、孝陵卫、玄武湖等镇被市政府、南京军分区命名为“双拥模范镇”。1996年7月,市政府、军分区授予燕子矶、迈皋桥、尧化、马群镇“双拥模范镇”称号。1997年,燕子矶镇与空军船运大队的共建成果,受到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的联合表彰,获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题写的“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单位”匾额。全区有25个单位被评为省、市双拥共建先进集体。1998年7月,燕子矶、迈皋桥、尧化、马群、摄山、栖霞等镇被市政府、军分区命名为“双拥模范镇”。至此,全区10个镇乡中有6个镇成为“双拥模范镇”。同年,区政府再次获省级“双拥共建模范区”称号。1999年,燕子矶、迈皋桥、尧化、马群、栖霞镇被市政府、军分区命名为“双拥模范镇”。

  第三章 社会救济

  民国时期,栖霞地区的社会救济工作多由慈善机构筹办。新中国成立后,区政府按照“生产自救,群众互助,辅之以政府的必要救济”的方针,对城乡贫困对象多方予以救济帮助。50年代,对失业、无固定职业及丧失劳动能力的群体,给予经常性或临时性的物质救济和现金救济。60年代中期,对精减退职的老弱病残职工予以生活救济。80年代,继续通过社会救济,组织生产自救,举办福利生产,使镇乡贫困对象的基本生活得到保障。同时,对社会救济工作实行改革,由救济钱物转为扶持贫困对象发展生产,使一些在短期内能摆脱贫困(简称脱贫)的对象,逐步走上脱贫致富道路。1983~1999年,全区城镇累计救济1459人(次),救济金额16万元;扶助贫困户4310户,脱贫2467户,脱贫率为57.2%;改造农村危房1.3万平方米,投入资金330万元,222户、1000余人告别茅棚老屋入住新居。

  第一节 定期救济

  【农村社会救济】

  组织生产自救  1950年下半年,第八区、中山陵园区分别成立生产救灾委员会。两区贷款7000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7000元),扶持受灾农民593户,组成183个副业生产小组,开展捕鱼虾、捉蟹、凿磨、割山柴、修公路、做瓦木工等生产活动,挣得大米1.5万公斤,原粮(稻子)2万公斤。组织有劳动能力灾民3132人以工代赈,得原粮60万公斤,使两区有劳力户三个月的最低生活水平得到保障。1953年春荒时,由区民政科组织临时工4255人,参加打石子、修铁路、挑土方、做砖坯、植树等劳动,每人每天得报酬6000~14000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0.6~1.4元)。1954年,发生洪水灾害,第八区民政部门组织八卦洲(含六合南圩)等地灾民计6300多人次,参加园林、铁路、工厂施工,组织灾民1800多人参加捕鱼、养鸭、开山、打石子、编芦席等生产自救活动;组织大庙乡5个村700多名劳力,打石子、捕鱼、种菜、做临时工,收益30470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30470元)。1957年1~6月,时栖霞区组织2000多人,参加开山采石、做纸筋、烧石灰、打金箔、打刀石等副业生产自救,其中,衡阳村副业收入5.8万元,东阳村收入2.56万元。组织117人临时性自救,打页岩、砩石,每人每天收入1元;打石子,每人每天收入0.4元;挖煤窿,人均日收入1.5元;糊纸袋,人均日收入0.8元。中山陵园区开展多项副业生产自救,仅8~9月,高桥村收入5000元,紫金山乡收入9000元,沧波乡收入5540元,秦淮乡收入8690元。全区副业收入共7万余元。生产自救工作延续至80年代,从1987年起,逐渐为扶贫工作所替代。救济金发放 新中国成立初,农村救济对象主要是贫困户、烈军属、失业工人、灾民及丧失劳力的孤寡老弱残人员。第九区三次向贫困户和烈、军属发放生活补助费,第一次发7.6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7.6元),救济14户;第二次17.8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17.8元),救济26户;第三次发5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5元),救济5户。1950年春节,区政府共救济3151户、6762人,发大米12163.5公斤,贫饼807公斤,棉衣12813件,单衣231件,鞋子86双,被单16床,被毡1床,棉花种3.5公斤,小麦种57.5公斤,玉米种73公斤,黄豆种599.5公斤,发免费诊券1950张。1951年,第八区、中山陵园区救济27人,发救济大米405公斤;临时救济5518人,发大米7835公斤;一般救济42人,发大米456.75公斤,棉衣470件,棉被8床,鞋子20双,发免费诊券2692张。1953年,第八、第九、中山陵园区救济缺劳力的优抚对象57户、155人,发救济金292.7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292.7元),发救济大米60公斤;临时救济10户、28人,发救济金23.5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23.5元);全年救济85户、300人,发救济款648.2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648.2元)。1956年,主要解决烈军属、复退军人及老弱孤残无生产自救能力和劳力少、人口多的困难户吃饭问题,以保证他们能购回当月计划口粮为标准。当年,燕子矶、栖霞、中山陵园三区共救济临时(3个月)救济户473户、1686人,发放救济金7587元;救济经常(8个月)救济户28户、37人,发放救济金760元,救济棉衣128件、棉裤232条、棉被75床、棉花26.5公斤。1977年,民政工作恢复。1979年,栖霞区共有困难户3928户、18909人,其中享受公社、大队补助537户、19409人次,金额为1.4万元;享受国家临时救济3391户、17635人,金额为8.4万元。1980年,全区救济8115人,救济金额11.08万元,救济“五保”户385人,其中孤老365人,伤残20人,救济金额3.12万元。1990年,享受国家定期定量救济14人,临时救济2200人次,救济金额15.10万元;救济补助“五保”户364人次,救济金额17.27万元。1979~1999年,全区累计补助困难户79056人次,补助金额297.39万元,救济“五保”户7753人次,救济金316.89万元。

  农村扶贫 

  1983年初,栖霞区成立扶贫工作领导小组,由分管副区长任组长,政府各有关职能部门参加,下设办公室。扶贫对象是农村不能维持基本生活,需要公社、大队集体补助和国家救济的困难户,包括优抚对象和盲、聋、哑、残人员(简称“四残”人员)中的困难户。是年8月,全区有6个公社,组织机关党员干部110人对贫困户实行包干扶持,投入扶贫经费3.3万元,共扶贫287户,当年产生经济效益4.27万元,使150户脱贫。1984年,救济性扶持由无息无偿改为有息有偿有借有还。对短期难以脱贫的特困户,给予定期补助或临时救济,帮助其种好责任田或从事简单的副业生产。资金投放相对集中,重点扶持短期内能脱贫的贫困户。当年,共投放扶贫资金2.96万元,扶贫178户,其中,常年扶贫164户,优抚对象14户,安排进企业务工243人,优惠供给饲料1.05万公斤,至当年底,有142户脱贫,脱贫率80%。从1987年起,区政府将扶贫工作列为每年的经济奋斗目标之一。1989年,区政府决定,由区级机关20个部门重点帮扶20个贫困村,到1991年底,有11个村脱贫。1991年,营防乡孔田村办液化气厂和标准件厂,总产值286万元,实现利润12万元,实现脱贫。八卦洲乡七里村,在区民政局、国土局扶持下,兴办南京华益化工厂,当年实现销售收入50万元。1992年,对未脱贫的9个村,加上八卦洲七里村,继续进行帮扶,由2个部门帮扶一个村,有10个村相继兴办小化工、小加工、建筑、港务等企业,其中,4个村工业销售收入超过100万元,村集体纯收入55.4万元,1992年,农民人均年收入增至958元。1993年,八卦洲乡七里村经济总收入466万元,其中,工业收入50万元,人均年收入1090元,实现脱贫目标。至1999年,全区先后建立社会保障基金会11个,筹集保障基金139.5万元,累计有2555户脱贫。

  【城镇社会救济】

  1950年,城镇社会救济工作贯彻“生产自救,节约度荒,群众互助,辅之政府救济”的方针。时第八区、中山陵园区有困难的孤老弱残计4180户、14105人,民政部门发放救济大米10330公斤,杂粮1218.5公斤,救济金41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41元),免费诊券977张。1954年,第八区、第九区、中山陵园区有经常救济户1204户、3560人,发救济金3961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3961元),临时救济户1473户、4937人,发放救济金5561.36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5561.36元)。同年1~5月,三区民政科组织无业贫民、失业工人1339人,参加沪宁铁路改线工程建设和其他生产自救工作,共收益6.9亿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6.9万元)。第九区组织龙潭无业贫民121人,到农业合作社从事农业生产,并发给生产生活补助费1089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1089元)。上述三区组织手工业者自筹资金1.5亿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1.5万元),成立生产小组14个、生产合作社2个、其他生产自救组织9个。全年参加生产自救4926人,收益24.7亿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24.7万元)。1956年,时栖霞区有经常救济户59户、173人,发放救济金1227元,临时救济户95户、331人,发放救济金1989元;中山陵园区有经常救济户82户、102人,临时救济户562户、2255人,老弱212户、314人,全年发放救济金965元。1964年始,三区对集镇孤寡老弱病残人员推行定期救济。1979~1983年,栖霞区定期救济1689户、2552人,发放救济金3.63万元,临时救济6747人,发放救济金8.03万元。期间,救济下放农村的原城镇居民(简称“下放户”)95户,发放救济金1.01万元。1983年后,城镇经济发展,社会闲散劳力就业增多,城镇社会救济工作逐步缩减。

  【精减退职老职工救济】

  1965年,对1957年年底以前参加工作,1961~1965年6月9日期间精减退职并领取一次性退职补助金的职工(简称精简退职老职工),由区民政部门按月发给原标准工资40%的救济金;对不符合领取40%救济金条件、生活有困难的精简退职老职工,由民政部门给予临时救济。1977年,全区享受40%救济的精简退职老职工363人,发放救济金110万元。1980年,对享受40%救济的退职老职工,除按原标准发放救济金外,另按规定发补贴费或增加救济金额。1981年7月,对原来未享受40%救济金生活困难的退职老职工实行定期补助(简称定补)。1982年,享受40%救济的精简退职老职工70人,发放救济金1.95万元,享受定补精减退职老职工207人次,发放救济金4.34万元。临时救济10人,发放救济金163元。至1999年,全区享受40%救济的精简退职老职工累计760人次,共发放救济金额46.62万元,享受定补老职工2396人次,定补金额140.7万元。

  【其他人员救济】

  [HT5\",5H]“三无”孤老救济 新中国成立后,栖霞地区“三无”(无劳力、无生活来源、无依靠)孤寡老人,全部依靠政府救济解决生活困难。1958年起,城镇“三无”孤寡老人由区政府进行定期救济,农村“三无”孤寡老人由公社、大队、小队供养,政府给以适当的补助。至1999年,全区有208名“三无”孤寡老人住进镇乡敬老院。

  放和特赦人员救济  1981~1982年,对20名未安排工作、无经济来源、生活困难的宽大释放和特赦的原国民党党、政、军、特人员,每人每月发放15~20元的生活补助。1985年,提高到每月20元。1990年,全区共有特赦、宽大释放人员20人,其中特赦1人,咳嗣吭露ㄆ诓怪7元;国民党原县团级以上宽大释放人员18人,农村户口每人每月定补27元,城镇户口每人每月定补30元,全年发放特赦宽大释放人员定补金共7260元。1992年,全区有特赦宽大释放人员21人,发放定补金9312元。1999年,全区有特赦宽大释放人员12人,月定补金计1047元。

  第二节 临时救济

  【灾害救济】

  民国38年(1949)7月,第九区遭受水灾和风灾,被毁房屋775间,受灾田亩达18446亩,受灾群众1218户,灾民(连同外来难民)计2万余人。区政府拨救灾粮1542.5公斤,救济无劳力受灾户97户、421人,组织灾民1090人次以工代赈,从事副业生产,发动家境殷实户互济杂粮550公斤,接济64户、257人。1950年1月,水灾之后又遇寒潮袭击,第九区政府对受灾的1792户、6122人,发放救济粮18700公斤,贫饼807公斤,小麦57.5公斤,棉衣裤12848件,鞋子176双,被单24床,被毡1床,稻草15公斤。灾民患病确有困难者,凭乡政府证明可酌减医药费,另全年发贫病免费诊券1209张。1954年6月,长江大汛成灾,第八区受灾1000多户,灾民5000余人。区政府发救济款3300余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3300元),救济965户、3060人。年底,大雪成灾,区政府取消元旦休假,组织机关干部携带救灾钱物,登门慰问老弱病残灾民,共发棉衣394件、棉被34床、棉花11.5公斤,400余人得到救济。1957年6月,便民河、九乡河洪水泛滥,6个乡镇5072户、21292人受灾,区政府组织灾民生产自救,并发放救济款7234.96元。1980年夏秋雨季,全区遭受水涝暴风侵袭,民房受损,区政府拨救灾专款3万元,用于灾民购买口粮和修缮房屋。1984年1月,发生罕见大雪,全区8乡7镇均受到侵害,其中,八卦洲、摄〖JP3〗山、马群、燕子矶等乡镇灾情较重。区政府拨发救济款5.25万元,粮食3.37万公斤,棉被100床,布匹500米。1987年,洪涝、风、虫多灾并发,全区受灾面积14.58万亩,受灾人口97490人,区政府发救济款6.9万元,其中用于灾民生活救济3.7万元,用于扶持灾民生产自救3.2万元。1990年,水、旱、风、虫多灾并发,全区受灾人口4024人,因灾死亡2人,农作物成灾1.45万亩,因灾缺粮人口3150人。区政府拨救灾款14.2万元,用于灾民生活救济4万元,救济灾民1040人,人均38元;临时安置、抢救险房费用2.6万元;扶持灾民183户,发放发展生产资金7.6万,户均415元。1992年,受暴雨袭击,全区重灾人人,死亡1人,倒塌、损坏民房3654间,缺粮人口达12055人。区政府拨发救灾款107.3万元,用于生活救济38.3万元,救济灾民8790人,人均44元;扶持灾民生产自救69万元。1995年,发生水、旱、病、虫灾害,全区重灾人口5700人,因灾缺粮人口3200人,部分房屋受损坏。区政府发救济款23.5万元,用于生活救济14.5万元,救济灾民5000人次;扶持灾民发展生产资金9万元。1998年,洪水暴雨成灾。区政府拨放救济款85.4万元,其中,紧急抢救安置费15万元,临时安置3000余人;生活救济款22.5万元,救济灾民2000人次;特困户险倒房维修款47.9万元,修复险房592间。

  【最低生活保障线】

  1997年底,栖霞区实施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农村村民保障标准为人均90元/月,城镇居民为人均130元/月。1998年,全区保障线以下城镇居民94户、126人;农村村民104户、304人。1999年7月,保障范围扩大到在职、下岗职工等所有低收入家庭,全区有668户、1558人获得补差救济。当年,城镇居民保障标准增至每月180元,农村村民的保障标准未变。

  第四章 社会福利

  民国时期,栖霞地区无社会福利机构,孤寡老人处境凄凉,残疾人员及社会弱势群体,得不到社会救助,生老病死,各由天命。新中国成立后,社会福利事业得到人民政府重视,逐步发展。至80年代,区民政部门创办敬老院14所,收养社会上丧失劳动能力、无依无靠、无生活来源的孤寡老人;创办社会福利企业14家,安置无业和闲散人员参加生产,安置有劳动能力的盲、聋、哑、残肢人员(以下称“四残”人员)就业。90年代,帮助群众走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家庭养老相结合的道路,募集社会福利资金,改善社会福利设施,为群众办实事,尊老爱幼,扶助孤弱,成为时代新风。

  第一节 福利企业与残疾人安置

  【福利企业】

  1981年,区民政科创办区内第一家福利企业--南京金陵服装厂。1984年,区政府批准11家乡镇办企业转为福利企业。1992年,全区福利企业发展到20家。1998年,全区10个乡镇和区民政局共办福利企业32家。1999年,全区各类福利企业仍为32家。

  【“四残”人员安置】

  新中国成立初至70年代,地区内“四残”人员多为自谋职业,少量由社会安置,就业得不到保证。1981年,全区共有“四残”人员4320人,其中,农业户口2507人,非农业户口1813人;盲人460人,聋哑482人,其他残疾3378人;文盲2830人,初中以上文化1490人;具有劳动能力2097人,有就业单位的1384人。区政府采取民政部门集中安置,街道居委会分散安置及优惠扶助个体开业等方式,逐步解决残疾人的就业问题。1981年9月,区民政科创办南京金陵服装厂,安置“四残”人员32名。1984年,各乡镇办的11家工厂陆续转改为福利企业,加上街道居委会的经营门点,多渠道安置“四残”人员450人就业。1992年,乡镇福利企业发展到20家,有职工2765人,其中,“四残”人员1305人,占职工总数47%。1999年,全区福利企业32家,有职工2933人,其中,“四残”人员1354人,占46%。在福利企业中,残疾人享有与正常人同样的报酬,对部分从事简单劳动的残疾人,确定固定工资。对安置进单位后不能进行单独操作或患病的残疾人,发放基本生活费。对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实行最低生活保障线制度。对残疾人员中具有体育运动特长的人员,进行特别安置。其中,范俊、黄兴、郁强、刘培4名残疾人,区政府除安置他们进入福利工厂外,还提供训练条件。1999年,在南京市首届残疾人运动会上,栖霞区残疾运动员获得3块金牌、2块银牌、1块铜牌。

  第二节 敬老抚孤

  【“五保”制度】

  1956年,燕子矶、栖霞、中山陵园三区在农村推行“五保”(保吃、住、穿、医、葬)制度,当年,三区民政部门对全区的孤寡老人情况进行两次摸底调查,共核准“五保”户266户、311人。三区有14个农业合作社实行“五保”。“五保”户的生活标准,条件好的社每人每月5~6元,条件差的每人每月3.5~4元,养老金有25%从社会公益金中提取,其余由区、乡镇政府补助。

  至1982年,全区有“五保”户387人,其中,老人349人,残疾35人,孤儿3人。区政府对社会孤老残幼生活实行“三定”(定人、定时、定事)、“三包”(包买煤、油、盐、菜,包洗衣被,包看病取药),各乡镇居委会、村委会成立包护小组,由包护小组照料47人,派人照料21人,由亲属照料27人,对分散供养生活的285人实行定包服务,对生活不能自理又不愿进敬老院的分散供养户,由包护小组包护。1988年,全区农村分散供养“五保”户345人,集体供养生活标准年人均340元。1999年,集体供养生活标准增为年人均1500元。

  【养老机构】

  敬老院  1983年起,各乡镇先后兴办敬老院,成立包护服务小组,实行集中供养和分散供养相结合。当年,栖霞镇办起第一所敬老院,有房屋18间,收养老人24人,有工作人员5人。1986年,摄山乡利用乡卫生院的病房改建摄山敬老院,地处两山一洼,房间少,设施简陋,老人们活动没有场地,入院率较低。1996年后,由摄山镇投资280万元,区民政局拨款80万元,易地新建。新敬老院三面环山一面傍水,占地17333平方米,建筑面积3000平方米,庭院园林化,设施配套,有水池曲桥、假山、花木草坪,有老人卧室28间,床位40张,人均住房10平方米,配有全封闭铝合金门窗,设有活动室2间,医务保健室1间,浴室2间。院里配备院长1人,会计1人,妒鹿ぷ魅嗽人,收养老人38人,其中,寄养3人,月人均生活标准为200元,月发零用钱10元。至1987年,各乡镇相继兴办14所敬老院,共有床位190张,计收养孤寡老人153人。1995年,行政区划变动,敬老院减为10个。1998年,摄山镇敬老院被评为省级文明敬老院。1998年10月和1999年1月,国家民政部部长多吉才让和副部长杨衍银分别到摄山镇敬老院视察。1999年,全区共有敬老院10所,其中,乡办3所、镇办7所,床位339张,“光荣”间(专供1949年前参加革命的孤老复员军人)床位9张,有工作人员43人,收养老人208人。至1999年,区民政局向3乡7镇敬老院投入资金174万元,用于添置设备,改善环境,提高老人的生活标准。老人公寓  1998年2月,真美好老人公寓在迈皋桥镇兴卫村月苑小区开业,为南京市第一家民办公寓,有房屋12间、378平方米,卧室8间,床位30张,工作人员5人,设老人娱乐室1间,健身房1间,有彩电6台、空调5台,每张床置吊微风电扇一台。公寓旁建有广场绿地2000平方米,供老人散步休闲。当年,收养老人14人,根据老人的身体状况,确定需自理、半护理、全护理三种护理的等级,收取相应费用。1999年,真美好公寓收养老人16人。至1999年,全区有老人公寓2所,除真美好老人公寓外,还有栖霞镇兴办的红枫老人公寓,共有床位90张。

  【弃婴和孤儿收养】

  民国时期,栖霞地区无弃婴及孤儿收养机构。新中国成立初期,过往难民遗弃婴幼儿一般由所在乡镇指定专人妥善抚养,民政部门给予生活护理费用,或送市社会福利院。对于农村父母双亡的落孤儿童,由镇、村供给口粮、油和烧柴,生活标准不低于当地群众的生活水平,高的每人每月30元,低的不少于15元。农业合作化后,改由社队集体供给生活资料。1994年,栖霞区实施“爱幼工程”,区民政局把全区36名孤儿作为“民政之子”,逐一落实其吃、住、穿、学以及帮扶单位和个人,并输入微机跟踪管理。1997年5月,南京电视台、《南京日报》等新闻媒体,曾就此播发专稿《被“承包”的36名孤儿》,予以介绍。至1999年,情况未变。

  第三节 农村社会养老保险

  栖霞区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始于1979年,时有10个生产大队实行养老金制,享受养老金的社员39人。1987年1月,迈皋桥乡实施《养老金合作保险试行办法》,凡男满65岁、女满55岁的村民,按其在1956年农业合作化后参加劳动的时间长短,发给不同数额的养老金,一般每人每月20元,最高27元,最低15元,对年老后的村干部和有特殊贡献的村民,适当增加养老金。凡该乡常住户16~60周岁(女55周岁)的劳动者,均可参加保险。每月缴纳保险基金分为7.5元、10元、12.5元、15元四类,任投保人自选。乡、村企业正式职工,保险基金由企业负担80%,个人负担20%。50周岁以下务农的村民保险基金由所在村在公益金和以工补农资金中解决80%。个体经营者的保险基金全部由个人负担。乡成立农村合作养老保险基金会,归区委农工部领导。1992年7月,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改由区民政局负责,设立区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管理处(后改为管理所),各镇乡相应设立社会养老保险管理机构,负责制定统一实施办法,对农村各类参保人员实行一体化管理。投保人员凡男满60周岁、女满55周岁,即可领取养老保险金,女满50周岁的参保人如有特殊情况要求领取保险金,经审核也予以办理。全区各乡镇先期办理乡镇村企业、福利企业干部、职工及入伍义务兵的投保工作。迈皋桥镇政府拨出专款为100名残疾人投保。燕子矶镇确定企业和镇村参保人员保险费的补贴比例,全镇每年交纳保险费25万元,1994年,增至55万元,投保人数达3370人,占应投保总人数79%。八卦洲乡成立乡农村社会养老保险领导小组,按工业公司、农业公司、副业公司等实行分块包干负责制,至1995年,全乡有4200人参加保险,保险费达90万元。1979~1999年,全区投保费累计2959.4万元,领保人数为1252人次。

  第四节 福利经费募集

  1988年,区民政局首次发行有奖募捐奖券20万元。1996年,发行200万元奖券,提取福利基金38万元。1998年3月20日,发行福利彩票1200万元,提取民政福利基金220万元。1999年3月,发行3000万元赈灾福利彩票,直接创利380.4万元,其中,民政福利基金240万元,地方税收140.4万元。至1999年,共举办6次有奖募捐活动,筹集福利基金累计530万元。栖霞区开展有奖募捐工作,按中央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制定的资金使用规定,在银行设有单独账户,实行专款专用。1995年,投资2.05万元,用于长江乡、八卦洲乡、龙潭镇敬老院维修添置设备,投资5.89万元用于购置殡葬车及附件。1996年、1997年,拨款8.56万元用于摄山、尧化、马群、迈皋桥、燕子矶、龙潭、栖霞镇敬老院建设。1999年,投入民政福利资金287万元,用于栖霞区老年公寓和社区服务中心建设。

  1999年,栖霞区社区服务中心建成,占地6266平方米,建筑面积8000多平方米,集老人公寓、养老、助残、康复、收养、医疗、救助、文化教育、健康娱乐和婚姻等各种服务于一体。是年,全区10个镇乡中,有7个建立社区服务中心,64个居委会中,有57个建立社区服务站,有志愿服务队伍500多个,服务人员2000多人。服务项目有自行车、家电、钟表维修,下水管道维修与疏通,房屋装潢维修,抽油烟机清洗,代购食品、生日蛋糕、牛奶,代聘家教、厨师,代订阅报刊、代写书信、代换煤气、代接送入学幼儿、代办普通证件、代送纯净水、代搬家,家庭清扫,介绍家庭钟点工和保姆,代客裁剪,代双职工子女接送老人和看病护理,代请律师、房屋出租中介等。

  第五章 婚姻与殡葬管理

  民国以往,栖霞地区无办理结婚登记机构,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成婚姻,包办买卖婚姻占90%以上。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提倡男女平等,婚姻自主。1950年5月,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颁布,经政府部门大力宣传,人民群众纷纷用《婚姻法》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1980年,第二部《婚姻法》颁布,婚姻登记管理得以完善。民国以往,栖霞地区一直沿用封建的丧葬礼俗,“入土为安”的观念根深蒂固,土葬盛行。新中国成立后至70年代,仍多沿袭这一习俗。80年代始,区政府成立丧葬管理机构,推行火葬,禁绝土葬,推进殡葬改革。1988年,全区遗体火化率达96%。至1999年,遗体火化率达100%。

  第一节 婚姻管理

  【婚姻法宣传】

  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区政府首先在党政干部中组织宣传学习,清除在婚姻问题上的种种错误思想,为全面实施婚姻法打好基础。1952年10月,第八区婚姻工作组选择八卦洲乡和兴武乡作调查点,历时40天。有230户强迫包办婚姻,占农户总数90%,当年仍有18户收养童养媳;兴武乡30岁以上的妇女,全部做过童养媳,丈夫可以随便打骂。是月,区婚姻工作组在吉祥乡召开千人宣传《婚姻法》大会。当年,区公安部门开展群众性办案,婚姻案件87件,占全部案件的65.9%。1953年3月,第八区开展宣传贯彻《婚姻法》运动月,培训骨干733人,组织市区乡三级报告员28人,分赴乡、村及水上船户,作报告53场,文艺宣传队巡回演出话剧《柳树井》、《婚姻要自由》共12场,放映幻灯片16场,24215人次受到教育,有30对夫妻因封建包办及感情不合提出离婚,经调解处理,其中,21对离婚,7对和好,2对移交市法院判决。解救童养媳20人,解除婚约12人。同年7月,第九区在龙潭镇剧场召开宣传《婚姻法》大会,600多名妇女参加,对当地存在的结婚、离婚不登记及非法同居现象进行法律评析,发放《婚姻讲话》图解通俗本,供群众学习。中山陵园区分乡划片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婚姻法》,3298人次受到教育。期间,区法院受理重婚案17件,虐待伤害案15件,公婆虐待童养媳案2件,民事调处离婚32件,解除婚约、姘居关系8件。1980年,第二部《婚姻法》公布,区民政部门开办培训班,组织各乡镇民政干部和辖区内大中型企业单位有关人员学习,经考核持证上岗,从事婚姻管理。90年代后,宣传婚姻法成为民政部门的常规性工作。

  【结婚登记】

  1950年5月始,第九区、第十区民政部门依据《婚姻法》规定,办理结婚、离婚、恢复结婚的登记工作,区内居民无论初婚、复婚或再婚,男女双方均须持户口簿和所在单位或村委会、居委会出具的婚姻状况证明,经审查批准发给结婚证,方成为合法婚姻。1953年6月,停止婚前健康检查,结婚登记逐步普及。1954年,第八区沙西村女青年何××与同村青年王××相爱,坚辞其父包办所订的“娃娃婚”,在区妇联和乡干部支持下,做通家长思想工作,顺利登记结婚,在当地传为佳话。当年,全区男女青年登记结婚401对。1959年10月,结婚登记工作下放至各公社、镇。1960年至“文化大革命”期间,登记结婚人数逐年增加,70年代,凭结婚证可购买绷子床、棉花胎等限购商品,但结婚不登记现象依然存在。1980年,新的《婚姻法》公布,规定婚龄为男22周岁,女20周岁,晚婚年龄为男25周岁以上、女23周岁以上,民政部门坚持按法定结婚年龄准予登记,但限制生育时间。1981年起,结婚男女双方,必须到指定医院进行婚前健康体检,并将体检表附入申请结婚登记表中存档。1987年,全区男女青年登记结婚5123对,不登记结婚现象基本消除。1999年,全区登记结婚3055对。

  【离婚、复婚登记】

  新中国成立初,栖霞地区离婚、复婚现象较少。1950~1969年20年间,全区共有9对夫妻因父母包办,缺乏感情,到区民政部门办理离婚手续。其中4对,经亲人劝说后复婚。“文化大革命”期间,受极"左"思潮影响,全区近百对夫妻因相互“划清阶级界线”而办理离婚手续。70年代后,离婚率逐年上升。1999年,全区登记离婚205对,复婚35对。

  【清理违法婚姻】

  1986年下半年,区民政部门对区内新《婚姻法》公布后的非法婚姻,进行全面清理。清查出未登记结婚同居的13对;因征地安置,女方年龄不够,弄虚作假办理结婚登记的13对。其中,对已到法定年龄的,经批评教育后,准予补办登记手续;对仍未到法定年龄的,由单位和村民委员会或婚姻登记人员,找当事人谈话,宣布其原婚姻无效,并收回结婚证。此后,未进行此专项工作。

  第二节 殡葬管理

  【殡葬】

  土葬 新中国成立后,木棺土葬旧俗沿续,至“文化大革命”后期,始禁止制造和出售棺木,居民抬棺过市行为有所收敛,但私埋乱葬现象严重,区内农村土坟随处可见。1982年、1983年,市政府相继公布《实行殡葬改革和加强殡葬管理的暂行办法》和《实施细则》,私埋乱葬现象得到遏制。火葬  1983年,市政府《实行殡葬改革和加强殡葬管理的实施细则》公布后,区民政部门大力推行火化。八卦洲乡四面环江,年均死亡150多人,遗体过江火化,困难较多。乡政府出资租用专业船只,免费运送遗体过江,并在江边建筑房屋专供停放遗体。区民政局拨款57万元,帮助乡镇建骨灰纪念堂7个。1984年,全区死亡1257人,火化1222人,火化率达97.22%。1988年,全区火化率96%。1992~1999年,全区共死亡15342人,遗体火化率100%。

  【公墓管理】

  1988年,栖霞区成立殡葬管理所,下设办公室,隶属区民政局,设专职负责人1名,负责对各乡镇所建公墓、骨灰堂的政策性管理,各镇乡民政办公室处理具体业务。1996年,栖霞区建公益性公墓4座。摄山乡龙泉公墓,坐落在漳桥村龙泉山,占地6333平方米,建墓穴1000个,其中,单穴150个,双穴850个,落葬74个。墓区建有办公、休息用房3间计70平方米,停车场25平方米,墓区绿化面积占25%。燕子矶镇铁石岗公墓,坐落在幕府山南麓,占地3.33万平方米,建有墓位6000穴,其中,单穴1172,双穴4828个,落葬1521穴。墓区建办公、休息用房4间100平方米,绿化面积占80%。迈皋桥镇永寿园公墓,坐落在兴卫村,占地1.67万平方米,建有墓位4258穴,其中,单穴546个,双穴3712个,落葬420个。龙潭镇青龙山公墓,坐落在进士坊青龙山,占地6533平方米,建墓穴1000个,其中,单穴200个,双穴800个,落葬320个。墓区建办公办休息用房3间、72平方米,停车场25平方米,绿化面积占25%。至1999年,全区7个乡镇建有骨灰存放纪念堂。其中,八卦洲乡建骨灰存放房屋4间、500平方米,可存放骨灰盒880个,已存放520个。龙潭镇建骨灰存放房屋20间、534平方米,存位3000个,已存放548个。长江乡建骨灰存放房屋13间、600平方米,存位2400个,已存放680个。营防乡建骨灰存放房屋10间、330平方米,存位1548个,已存放295个。迈皋桥镇建骨灰存放房屋4间、120平方米,存位890个,已存放510个。马群镇建骨灰存放房屋11间、350平方米,存位3000个,已存放68个。栖霞镇建骨灰存房屋5间、314平方米,存位5000个,已存放270个。

  【坟山清理】

  1998年4月,全区开展清理墓葬用地工作,由区政府9个职能部门和5个乡镇负责人组成整治“私埋乱葬”领导小组,召开宣传会议35场,散发传单1000余份,张贴公告3000份,悬挂横幅200条,出板报127期,共投入人力1500多人次,耗资21万元,动迁私埋乱葬坟墓5.8万穴,恢复耕地面积200余亩。长江乡率先实现“无坟乡”。1999年,栖霞区被省民政厅评为“整治墓地”先进集体。

  第六章 地名管理

  1981年前,栖霞区未专设地名管理机构。区公安部门管理门牌,城建部门管理街巷道路名称及标志,门牌、道路、街巷名称及标志的命名书写皆缺乏规范,存在一地多名、重名及乱起地名等现象。“文化大革命”期间,随意更改街巷道路名称更为普遍。1981年4月,栖霞区成立地名管理领导小组,对区内所有地名进行普查登记,并作标准化和规范化处理。

  第一节        地名普查

  1981年4月,区政府成立由分管区长和区民政、公安等14个部门领导组成的区地名普查领导小组,各公社、镇相应成立地名普查小组。5月至9月,对全区7镇、11个公社、1个农牧场的自然村、街道、公路、企事业单位、桥闸堤坝、自然地理实体和文物建筑古迹遗址等进行实地踏勘,共普查登记1208个地名,其中,行政区域地名110个,街巷地点68个,自然村501个,人工建筑和名胜古迹163个,企事业单位139个,自然地理实体178个,其他名称16个,对所有名称的书写形式、读音、地理位置作标准化、规范化处理,并对主要名胜古迹、重要人工建筑、自然地理实体等作了注释。1987年,地名工作划归区民政部门管理,地名工作由基础性工作纳入规范管理轨道。1991年3月,对辖区内7镇、11乡、1个农牧场及中山陵园管理处,进行地名补查和资料更新,历时10个月,计补查各类地名1686个,其中,自然村、居民区1200个,街巷31条,企事业单位229个,自然地理实体182个,消亡地名13个,新增地名31个。1999年,新增地名5个。

  第二节 地名标准化

  1981年5月,栖霞区对收集普查资料进行整理、统计,建立首批以原始资料为主的地名档案。原始资料经地名标准化处理,形成地名图、文、表、卡片、文书、照片、录像、录音等地名材料,计2大卷,草表98张,草卡片1015张,编写补充的概况14000字,全区地名档案逐步完整。本着符合历史,好记好找,体现规范化的要求,1981年12月、1982年3月及1991年,栖霞区先后三次就部分地区的命名、更名或恢复原名进行审核,报请市政府批准,全区有26条街巷村路更新命名,12处更名,1处恢复原名,改正地图上49处错字和错位,取消117条名存实亡的地名,纠正重名、多名现象。1996~1999年,栖霞区共设地名标志30282个,其中,单位铜门牌709块,住户铝门牌14650块,单元室幢牌14829块,村、街、巷牌47块,指路牌47块。

  第三节  地名选录

  【山丘】

  栖霞山 位于栖霞镇北,临长江,主峰海拔284.2米。山形似伞曾名〖HT5,7SS〗纟〖KG-*3〗〖HT5,6”〗散〖HT5SS〗山(〖HT5,7SS〗纟〖KG-*3〗〖HT5,6”〗散〖HT5SS〗同伞),山中多药草,可摄生,又名摄山。南齐明僧绍建栖霞精舍(栖霞寺)于此,山因之得名。幕府山 位于燕子矶镇西南,北临长江。主峰海拔204米。东晋丞相王导建幕府于此山,因名。直渎山 位于燕子矶镇西,海拔187米。东吴孙皓在此挖直渎沟,山以沟得名,曾名岩山、观音山、西十里长山。一说,即今幕府山。笆斗山 位于燕子矶镇东,海拔43米。山形似笆斗,故名。劳山 位于燕子矶镇吉祥庵西,窑上村北,系直渎山支脉,海拔199米。原名老山,民国16年(1927),陶行知在此办晓庄师范,改名劳山。乌龙山 位于尧化镇北,临长江,海拔72米。唐代,此山建有乌龙庙,山因庙得名。临沂山 位于燕子矶镇杨梅塘北,海拔67米。东晋时,此山属临沂侨县,故名。又名周家山、东十里长山。太平山 位于尧化镇中部,海拔72米。唐代,山上建有永丰寺。明清时代,道教兴盛,在此建太平观,山以此得名。仙鹤山 位于尧化镇东南,海拔106米。汉朝山顶建有仙鹤观,山以观为名。银凸山 位于尧化镇西,海拔71米。明代,因山石含硫,误为银矿,且山形凸起,故名。象山 位于栖霞镇西北。东北西南走向,海拔110.8米,南北两峰,,山形如象,故名。分别称南象山、北象山。乌龟山 位于栖霞镇东,海拔95米,山形似龟,故名。大凹山 位于栖霞镇甘家巷南,海拔71米。此山两边高,形似凹塘,故名。桂山 位于栖霞镇长林村东,海拔154米。原名鬼头山。民国年间,以山下桂山咀村得名。鲤鱼山 位于栖霞镇大山口南,海拔102米,因山形似鲤鱼,故名。阳山 位于仙林农牧场前木芦村,海拔80米,据传此山为杨姓所有,称杨山。后讹称阳山。丁山 位于仙林农牧场马栖公路边,海拔64米,山形似“丁”字,故名。石山 位于仙林农牧场境内,海拔64米。因山上有零星孤石分布,与周围土山有别,故名石山。灵山 位于仙鹤门东,海拔155米。清代,山林茂密,称林山。后传说有大仙给百姓送灵芝,遂名灵山。龙王山 位于摄山镇南,海拔113米。曾名张山。明代,山上有龙王庙,故名。峨眉山 位于摄山镇湛墅东,海拔73米。山形似眉,取名峨眉山,后讹为峨眉山。谭家山 位于摄山镇上泉村,海拔85米,原归谭姓所有,故名。庙山 位于摄山镇东南,西岗果牧场境内,海拔74米,清代,以眼光菩萨庙得名。和尚山 位于摄山镇东南西岗果牧场内,清同治三年(1864),建有牌楼庵,此山为庙产,由和尚管理,故名和尚山。青龙山 位于龙潭镇南侧,东西走向,长约6公里,主峰七星山,海拔163米,山形蜿曲如龙,石多为青色,故名。黄龙山 位于龙潭镇东,海拔116米,曾名蟠龙山。民国12年(1923),开采石料多为黄色,故称黄龙山。礼堂山 位于龙潭镇南,海拔159.5米。民国22年(1933),山上建有礼堂,故名。龙小山 位于龙潭镇,原名锥子山。民国38年(1949),在山腰建成龙潭小学,遂改名龙小山。

  【河流渠沟】

  小江 民国18年(1929)开垦八卦洲时,原是一条天然河,自西向东横贯全洲。长约14公里。因河较长且宽,为区别于长江,群众习称小江。中心河  1979年,挖开此河,南北穿越八卦洲中心,故名。东十里长沟 古十里长沟,其东面一支原由燕子矶东张家沟入江,1962年,改道由笆斗山的红山咀入江,仍名东十里长沟。西十里长沟 发源于玄武湖,经东井村向北引劳山山洪,从张家沟入江,原名十里长沟,1962年,疏浚后,因与东十里长沟相对,位在西,故名西十里长沟。便民河 宋代开挖的人工河,自栖霞镇,经摄山镇、龙潭镇、营防乡、长江乡至句容入长江。俚称“刀枪河”、“强盗河”,因此河可避长江黄天荡之险,清乾隆皇帝赐名便民河。九乡河 秦代开凿,自江宁县东坝头流经栖霞镇,在石埠桥注入长江。古称锁石溪、石步港。民国年间,因河水可灌溉锁石、东流等九乡农田,故更今名。滨江河  1965年拓建,经栖霞镇滨江村流入长江,故名。七乡河 自江宁县经摄山镇的漳桥,至西渡流入长江。旧时流经孟塘、孟北等七乡,故名。西湖河 人工河,1976年开挖,原名老南沟,因通向西湖村西湖水库,故名。百水河 北起马群镇百水河,经百水桥至沧波门入运粮河,明时此河号称百余溪流汇集而成,故名。又因发源于马群镇东北白龙山,故又称白水河。

  【路、街、巷、里】

  幕府东路 位于幕府山东南,西接幕府西路,东至和燕路,1997年建,以幕府山为名。和燕路 南起中央北路,北迄燕子矶。始建于民国16年(1927),当时南达和平门,取起止地首字命名。栖霞大道 纬一路栖霞段,西起和燕路晓庄广场,接幕府东路,东至栖霞镇,连接栖龙路,1998年建,横贯栖霞区,故又名栖霞大道。蓝燕路 位于燕子矶镇东,南起太新路,北至江边,1997年建,因此路经空军某部,以蓝天银燕之意,命名。和燕街 位于燕子矶镇,南起门坡,北至西十里长沟。民国18年(1929),称忠孝里,靠近和燕路,1983年改今名。和平街 位于燕子矶老镇西,东起燕子矶敬老院,西至血防医院。民国18年(1929),称和平里,1953年,改今名。临江街 位于燕子矶老镇北,北起轮渡码头,南至燕子矶公园。民国16年(1927),此地是江边滩地,次年设渡口建街,始称信义里,1953年,因临大江更今名。新燕街 位于燕子矶老镇,东起农贸市场,西至燕子矶公园。民国18年(1929)建,始名仁爱里,因位于燕子矶山脚下,于1953年改名新燕街。笆斗西里 笆斗东里 位于燕子矶东部,东起空军某单位,西至化工厂水泵房,明洪武间建街,地近笆斗山,街以山名。民国17年(1928),民国政府实行村里制,以方位划分东西,故名。迈皋桥街 西南起于东井亭村30号,东北迄于南汽铸造厂。附近有桥,相传古时有人在桥上卖糕,后谐音名为迈皋桥。华电路 西北起和燕路,东北至华电集团北大门,1951年始建,因通向华电集团,故名。迈尧路 西南起和燕路,东北至万寿小学,因该路连接迈皋桥与尧化镇,故名。尧化门街 位于尧化镇南部,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修建京沪铁路后,居民聚集,逐渐成街,因明外城尧化门得名。东进路 位于亚东新区内,地靠312国道。开发亚东新区,系南京市建设规划“东进战略”一部分,故名。栖霞街 位于栖霞镇,古街道,因处栖霞山麓而得名。栖霞南街 原为栖霞街南段,1956年,以铁路天桥为界,南段改称栖霞南街。东阳街 位于摄山镇东阳村,古为东阳镇,故名。解放街 位龙潭镇便民河南岸。民国12年(1923)取名龙潭东街,民国37年更名为中正街,南京解放后易名为解放街。南街 位于龙潭镇主街南,且南北走向,原称南大街,1953年,更名为南街。锥子山街 位于龙潭镇龙小山北。因街东锥子山而得名。进士坊 位于龙潭镇西,明代有进士牌坊,故名。湾河街 位于龙潭镇,东连进士坊街,西连湾河后街。清末,此处有一弯曲小河,后沿河建街,故名。龙厂路 位于龙潭镇东,连接龙潭镇区与中国水泥厂,取名龙厂路。马群街 位于马群镇。明代在此设牧监,监下设群。此处是牧马监驻所,因名马群。周边还有青马群、黄马群、马房山等地名。马群新街 位于马群镇,北通沪宁高速公路立交桥,南接宁杭公路,街为新建,故名。

  【居民小区】

  以村镇街巷命名 尧化新村、庙东村(高庙以东)、龙潭新村、栖霞新村、高家新村、长春巷小区(南炼宿舍)、大洼新村、东井新村、东井村41号、长营村、合班村、太平村、吉祥山庄、联珠山庄、晓庄村。以厂矿企业命名 尧铁新村、二石化生活区、港尧新村、烷基苯厂宿舍、计算新村、信孚村(信孚公司)、中国厂宿舍、石油新村、栖化新村、栖锰新村、十水新村、机电新村、钟山新村(钟山煤矿)、水站新村、华电新村、南砖新村、南塑新村、电瓷新村、化工新村、化纤新村。以自然山川命名 河北村(便民河北岸)、上西岗、下西岗、北山村、红山山庄、幕府山庄、尤山新村。特定意义命名 枫林山庄、解放新村,建设新村、红旗新村(江南水泥厂宿舍)、红枫公寓、方园绿茵、听泉山庄、雁鸣山庄、仙鹤山庄、太阳城。以开发企业命名    金尧山庄、南地园新寓。

  【自然村落】

  门里 在尧化镇。清代建村,在外城廓姚坊门(尧化门)以内,故名。海子口 在尧化镇。相传古时,此处曾是长江出海口,故名。三元祠 在尧化镇。此地原有三元庵、三元祠、紫竹林三个小村,民国时期,因三村间有一桃园,合称三园祠,后“园”讹为“元”得今名。解放村 在尧化镇。清代,此处土地为庙产,因得名和尚村,“文化大革命”时期“破四旧”,更今名。马家园 在尧化镇。明代,徐达的马倌在此围圈养马,故名。上曹 在尧化镇。相传明洪武年间,徐达的马倌在马家园三处养马,分别称为上、中、下三槽,后人改为曹,此地在三曹之上,故名。王子楼 在尧化镇。清代,一王姓官员,在此盖楼,取名王家楼,后改称王子楼。甘家边 在尧化镇。相传明永乐年间,朝廷赐田给甘姓官员于此,因地处神山东,故称甘家边。安泉 在尧化镇。据《同治上江两县志》载,此处梁代建有慈仁寺,又名“城坛寺”,明代重修,清代废,战乱年代人们常到寺避难,称作“安全寺”,后人习称“安泉寺”,村以寺得名。南大 在尧化镇。原名茅厮塘,1958年,南京大学曾在此办农场,改名南大农场,简称南大。后改场为队,将小开塘村民合并于此建村,仍沿用原名。神库 在尧化镇。明代在神策门外建村取名神策库,后简称“神库”,又据《建康古今记》,此处曾为明神策卫仓库,村因此为名。太平村 在栖霞镇。相传清代即有此村,村以姓氏得名余家庄,太平天国抗清,周边村均有战场,偏此村太平无事,后更名太平村,农业合作化时,曾易名十月村,后复称太平村。神巷 在栖霞镇。相传明代人们祭神时必经之路,神道两侧建房形似巷道,故名。花林 在栖霞镇。元《至正金陵新志》记为花林市,为南京古集市之一。清代分上、下花岭村,民国时称上花林、下花林。1990年,两村合并称花林。“花林”,一说林边有小山,山上花开似锦,因称花岭,后“岭”讹为“林”;另一说此处曾有一花园,牡丹花开得很旺盛,九只凤凰落下,称花林。甘家巷 在栖霞镇。据清《上元江宁乡土合志》载,此处为南朝豪门贵族甘氏后裔居地,以姓氏得名甘家巷,沿用至今。亭子桥 在栖霞镇。相传清乾隆时,此处建有“清风亭”、“落马桥”,后建村得名亭子桥。又据民国24年(1935)《南京市地图》载,该村名滕子桥。杨庄房 在栖霞镇。民国初,此地是当时地主杨百新的收租庄房,后建村,村以为名,至今。葆贞庵 在栖霞镇。相传清乾隆南巡时,曾在此处选一陈姓女子为妃,该女不从自杀,皇帝敬其贞操,为其建庵,称葆贞庵,村以庵为名。四板桥 在栖霞镇。清代村前有河,河上有4块石板铺成一小桥,人称四板桥,村因桥得名。木芦 在栖霞镇。太平天国时,此处有个木头亭子,亭子里有个木香炉,村以木芦二字为名。又据民国24年(1935)《南京市地图》载,该村称莫芦。新中国成立后,木芦村分为前、后木芦。石埠寨 在栖霞镇。宋代曾在此扎寨,东近石埠桥,因名石埠寨。摄山营 在栖霞镇。宋代曾在摄山脚下扎营,故名。衡阳寺 在栖霞镇。明代此地有衡阳寺,村用寺名。秦家边 在栖霞镇。相传明初朝廷赐田给一秦姓官员,村以姓氏得名。新安村 在栖霞镇。1954年,洪水泛滥,受灾村民迁此建新村,为祈求安宁,故名新安。湖堤村 在摄山镇。此村南面原有一自然湖泊,明代在堤旁建村,故名。据民国24年(1935)《南京市地图》载,此村为湖底村。西湖 在摄山镇。原名江乘,秦代设江乘县,治所在今西湖村一带。隋代废,江乘地名一直沿用,后改“江乘”为“江嵊”。70年代,在村西开挖水库,名“西湖”,遂改村名为西湖村。前社 在摄山镇。明代,张山建龙王庙,附近结成十八社,此村在前,故名。漳桥 在摄山镇。明代,村边有小河称漳沟,河上建一石拱桥名漳桥,村因桥命名,又因村中张姓人多,亦称张桥。花东圩 在摄山镇。民国《首都志》称:“其东岩之下有画石山,山有石穴曰花洞”,村以花洞得名,又因村位于圩田区,故名花洞圩。新中国成立后,“洞”易为“东”。龙坞 在摄山镇。宋代即有此村,靠近青龙山,山下有河,曾设船坞,因名。梅墓 在摄山镇。相传此处曾因有梅娘娘墓葬,遂称梅墓,后按方位分上、中、下梅墓。童家营 在摄山镇。相传南宋岳飞抗金,在此安营扎寨,计有13营,多以姓氏定名,此处童姓多,故名童家营。阎家边 在摄山镇。明朝,权臣严嵩住此得名,后人改“严”姓为“阎”。纪墅 在摄山镇。清《同治上江志》称,此处为纪瞻后裔居地,谦称异乡野土之宅,故名纪墅。西渡 在摄山镇。清代,设渡口,名西沟渡,后简称西渡,村因渡得名。罗庄 在龙潭镇。太平天国时,此处为一罗姓地主收租庄房,故名。一说太平天国时,村民种宝华山寺庙田交租时,“用箩装粮进仓”,村以“箩装”谐音得名罗庄。园沟 在龙潭镇。《韩氏谱》载,清道光年间,此地为王姓武举人王百万的庄园,四周挖有水沟,水沿庄园流动,名王家转沟。1950年,更名为园沟,村以沟得名。八段 在龙潭镇。《江宁府志》载,明时,有农民在此垦荒,垦荒人居地,按序划分若干段,此处为第八段。日久,居民渐多,形成村庄。即名为“八段”。花园 在龙潭镇。《刘氏谱》载,明代,一陈姓知府曾在此建过私家花园,故名。永陈 在龙潭镇。《应天府志》载,此处附近有永安洲、陈角洲,新中国成立后,两洲开垦成田,1980年,临江大队塌江,住户迁此,取永安、陈角两洲首字得名。甲庄 在龙潭镇。民国16年(1927)建村,取名戛庄,“戛”意谓常礼常法。1950年,为书写之便,取方言中音相似的“甲”代替“戛”,故名。三官 在龙潭镇。明嘉靖年间,此处建庙,供奉“天、地、水”三官,称三官庙,后建村,村以庙名。大洲田 在龙潭镇。据南京市地名录载,此处原属带子洲。清末,围垦成田,命名“洲田”。民国初,出现另一新村,亦名洲田,遂以大小洲田区别,原洲田改称大洲田。前老洲 在龙潭镇。1956年,村民由老洲圩分出,迁此建村,因位于老洲圩前部,因名前老洲。六子桥 在龙潭镇。清道光年间,此处有6户人家合建一桥,称六子桥,村以此为名,后讹为陆家桥,1981年,复称原名。杨庙 在龙潭镇。此处原有一小庙叫小杨泗庙,系为纪念当地水神杨四郎而设,因庙得名。李庄 在龙潭镇。清乾隆时,村周土地为宝华山隆昌寺庙产,旧称和尚庄,30年代,村里供奉一泥菩萨,又称为泥菩萨庄,简称李庄,“李”实为“泥”的雅称。烟墩 在龙潭镇。据《王氏谱》载,明万历年间已有此村,村边有土堆,为古时燃烟的烽火台,故名。天界 在营防乡。此处旧有天界寺,故名。木瓜洲 在营防乡。相传清代建村,此处原为荒洲,形似木瓜,人称木瓜洲,村因洲名。韩楼 在营防乡。明初,韩氏迁此,明永乐年间,村人韩汉江做了官,在村上造了一座跑马楼,故称韩楼。和尚庄 在营防乡。清代中叶,隆昌寺在此建有粮庄,人称和尚庄。狮子 在营防乡。清初,村旁靠一小河河口,岸边有石狮子一只,因名狮子口,1958年,简称现名。天明 在营防乡。清光绪年间,六合、仪征等县农民移居于此开荒,地按序分“天、地、人、和”四大块,该村地处天字号,加吉祥词“光明”的“明”,合并得村名。西化 在营防乡。清光绪年间,此处为宝华山隆昌寺庙产,称花山(宝华山别称)圩,30年代初,村分东、西两花山,此为西花山,后简为西花村,土改后,“花”转成“化”,称西化。观洲 在营防乡。清光绪年间,此处土地为慈善机构南京崇善堂的公地,人称官洲,1958年,谐音称观洲。槽坊 在营防乡。清光绪年间,一王姓人在此开槽坊酿酒,人称王家槽坊,后建村,村以之为名。二段 在长江乡。清同治《上江志》与光绪《江宁府志》载,此地开洲垦荒,按序划段,此为第二段。即名“二段洲”,民国27年(1938),建村后,村因洲名。王棚 在长江乡。民国时期,农户多用芦柴搭棚居住,王姓较多,遂得名王棚。大划子 在长江乡。民国30年(1941),此处决堤,江堤形成个大壑子,村因得名,后简为大划子。靖江 在长江乡。民国27年(1938),以村北有靖江码头而得名。块子 在长江乡。原为芦滩地,民国30年(1941),六合县人来此垦荒,将滩地按序划分头、二、三、四块。新中国成立后,将其合并成一村,称“块子”。飞花 在长江乡。《江宁府志》载,此处原为沙洲,芦苇丛生,每年秋季,芦苇花絮,随风飘散,清光绪六年(1880),取名飞花洲,民国29年(1940),移民来此垦荒,聚落成村,因洲得名。同仁 在长江乡。此处原为南京同仁堂药店老板所有,民国29年(1940),安徽无为移民来此开荒定居,村以店号得名。中心村 在长江乡。民国27年(1938)建村,处永隆洲、宜昌洲两洲中心,故名。马渡 在长江乡。清光绪《江宁府志》载,此处为便民河古渡口。贫民马学文在此摆渡,渡口即称马渡,村以渡口得名。五棵松 在马群镇。相传明代王氏居此,因住所有五棵松树,遂名。东蛇盘 在马群镇。此处古有佘婆庵,“佘婆”讹为“蛇盘”。宋《建康志》载,此处设蛇盘市,为商品集散地。后冷落为村,称蛇盘。民国24年(1935),《南京市地图》载分东、中、西三蛇盘村,因此村位在东,故名。府军卫 在马群镇。据载:明代此处为保卫京城府军卫驻地,故名。南湾营 在马群镇。明代,此处在道路弯处南侧,为驻军营地,称南湾营,村以营得名。老米庄 在马群镇。明代此处设有粮仓,人称老米仓,后聚落称村,遂称老米庄。狮子坝 在马群镇。明代,此处附近建一小水坝,坝上立有一石狮子,人称狮子坝,清末,皖东李王二姓迁此建村,村以水坝得名。湖底村 在马群镇。此处原为紫金山东北侧山间洼地,山水汇聚潴成湖泊,清初,湖底干涸,朱、周、孙三姓迁此,遂名湖底村。草场 在马群镇。明洪武年间,此处为堆放养马草料的场地,后建村,遂名草场。万家楼 在马群镇。明代,此处建有一楼,供一武官居住,楼主居楼思乡,命此楼为望家楼,后百姓居此建村,改“望”为“万”,遂为村名。四班村 在迈皋桥镇。清时,官府为征集粮草,将本地区划为六个班,此地为第四班,故名,又据民国24年(1935)《南京市地图》载:此地名为“四佰村”。“佰”,古代管辖百人之长官,此处六个佰,此为第四佰。故名。万寿 在迈皋桥镇。清乾隆帝曾到过此处,且是山地,故称此山为万寿山,意为万岁山,后渐演变成万山。另据民国24年(1935)《南京市地图》载,此山上原有一小庙叫万寿庵,山因以为名,村以山名为万寿。兴卫村 在迈皋桥镇。明《洪武京城图志》载,此处为明代营地之一,名兴武卫,至清代聚落成街,简称兴卫街。民国27年(1938),街被日军焚毁,重建后称兴卫村。奋斗村 在迈皋桥镇。民国18年(1929),国民党搞新生活运动,将来庆庄、粉墙、仇家庄、涂家庄改划为奋斗村,意谓努力奋起,改变落后面貌。粉墙 在迈皋桥镇。清时,一缫丝作坊在此,作坊的墙用石灰粉得很白,故名。窑口 在迈皋桥镇。清时有人在此附近烧窑,聚落成村时,村在窑的门口,因名窑口。民国24年(1935)《南京市地形图》称尧口。渡狮石 在燕子矶镇。相传梁武帝时,达摩祖师曾在此渡江北上,上船时所踏之石,名渡师石,村因此为名。后“师”讹为“狮”。永安村 在燕子矶镇。明正德初年,就观音阁建弘济寺,清乾隆南巡,为避讳(乾隆名弘历),寺名改为永济寺,寺前大片土地属寺产,称和尚圩。民国18年(1929),更今名,意为“永远平安”。化工里 在燕子矶镇。民国35年(1946),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在此建化工厂,后陆续有人迁入厂内居住,逐渐聚落成村,名为化工里。联珠村 在燕子矶镇。据民国24年(1935)《南京市地图》载,此处有松所、杨所、蚕业指导所等五所,村也因名五所村,民国35年,更名为联珠村,沿用至今。下庙村 在燕子矶镇。村中原有一古庙清玄寺,村在寺的下方称下庙。1958年,生产队名下庙,1983年,改队为村。上坊庄 在燕子矶镇。清《同治上江志》载,此处有方庄。民国24年(1935)《南京市地图》标注有方家庄,后分为上下方庄,“方”讹为“坊”,此村在上,故名。一说清时此处附近确有丝作坊,村在作坊上首,因名上坊。小岗下 在燕子矶镇。明初,村在南京外城山岗之下,村以“小岗下”为名。诚实村 在燕子矶镇。原为南冲、府下、余家槽坊等3村,民国18年(1929)以褒义词“诚实”二字加地势方位更名为诚实上、中、西三村。阴阳卫 在燕子矶镇。南宋,岳飞扎营屯兵于此,设“鹰扬卫”,后讹为“阴阳卫”。兴武营 在燕子矶镇。南宋岳飞抗金官兵住此,因军营番号为“兴武营”,故名。窑头 在燕子矶镇。清代,曾国藩在此建窑营造炮台,故名。新生圩 在燕子矶镇。原为江滩荒地。传孙中山先生来此考察,命名为新生圩。大溜西村 在八卦洲乡。民国18年(1929),开垦八卦洲时,此地为一片沙滩,系流沙,范围较大,得名大溜。1950年,取名大溜西村。中心村 在八卦洲乡。村处小江中心附近。1950年,名中心村。新农村 在八卦洲乡。民国18年(1929),开垦八卦洲时,此地是第三步开垦的,因位置偏西北,故名北三步垦。1950年,此地因城镇居民落户较多,改名新农村。青龙尾村 在八卦洲乡。民国18年(1929),开垦八卦洲时,此地位于小江(俗称青龙)的下游,名青龙尾。贞利东村 在八卦洲乡。民国18年(1929),开垦八卦洲时,此地为第三步开垦,因位于南部,故名南三步垦。1950年,划村时,村西有一石碑刻有“贞利”二字,命名贞利东村。巽离村 在八卦洲乡。民国18年(1929),开垦八卦洲时,这里属第二步开垦,按八卦方位属“巽”、“离”,1950年,定名巽离村,又名二步垦。乾坤村 在八卦洲乡。民国18年(1929),开垦八卦洲时,属第二步开垦,1950年,定名乾坤村。新生村 在八卦洲乡。老七里洲不断倒塌,此地逐渐淤积成为陆地,村民移居于此。1958年,命名为新生村,意为新生成的地方。兑南村 在八卦洲乡。此地位于八卦洲南,民国18年(1929),垦洲时,按八卦方位为兑字号,1950年命名为兑南村。

  附:地名来历

  【花东庵的来历】

  摄山镇东花村在过去有个花东庵。传说当时在这里有一位周小姐与李公子从小订了娃娃亲,不想李公子暴病而死,周小姐成了望门寡,过去好女不嫁二夫,坚守不嫁。李家父母为之感动,将周小姐接了过去,问小姐要什么,李小姐说:“我什么都不要,该我命苦,我想出家当师姑(即尼姑)”。公婆决定给她找个僻静的地方出家,于是就在东花这个地方找到一个大洞,洞里有几十平方米,象个大厅,据说洞里还有个岔洞,直通镇江。公婆在洞口附近给儿媳盖了几间房子,立了块“忠贞守节”的大石碑,还给了她四十庙花粉田。周小姐苦心修行直到老死。后来由宝华山的主持派人看望,因为庵前有花粉田,庵旁又有洞,便将庵命名为“花洞庵”。年代久了,被人们叫成“花东庵了”。

  【“龙安”的来历】

  龙潭镇过去叫过龙安镇。相传乾隆下江南上宝华山,每次都驻跸龙潭行宫。有一次他听说当地名为“龙潭”,心里很不高兴,心想,龙潭、龙潭,龙入潭就不能抬头,于是就叫改成“龙安”,取平平安安的意思。有一次,乾隆在龙潭澡堂洗澡,觉得水蛮好的,还给澡堂题了幅对子:句曲无二水,龙安第一泉。后来龙潭人便称那个澡堂为“龙安池”。乾隆死后,人们叫不惯“龙安”,就又重叫“龙潭”。

  【江乘村的来历】

  摄山镇有个江乘自然村,相传在宋朝的时候叫“江城”,当时方腊起义造反,为躲避官府捉拿,曾逃到摄山江城,后被来到这里的武松杀了。不久朝廷官员来到江城一带查问:“这地方是不是江城,方腊住哪”当地姓方的人一看是官府的人,不能照实讲,便说:“这地方不是江城而是江乘,本地没有一个姓方的,全是姓赖的”。江城村的百姓也都异口同声把江城叫成江乘,把自己的姓改为“赖”姓。直到现在村上姓赖的还占多数。

  【江百后的来历】

  栖霞山下有个戴家库村,当地人习惯称这里叫“江百后”。相传很久以前,当地有个姓江的财主,人称“江百万”,后来被封侯,人们就称他为“江百侯”了。江百侯这人心地善良,村上不论谁家缺吃少穿他都要帮助。有一天,皇家队伍过此,遭了大雨,路滑难走,带队将军很着急,找到江百侯,要借些钉鞋、雨伞。江百侯问将军:“有多少兵,要借多少”将军说:“有多少借多少”,江百侯出于热心说:“你有多少兵,我就有多少钉鞋、雨伞!”将军听了暗暗吃一惊。江百侯果然不是戏言,让兵士们都穿上钉鞋、打上雨伞。昧良心的将军嫉妒他的财富,在皇帝面前谎奏一本,说江百侯有谋反之心,于是江百侯的家被抄了,不过老百姓还是记住了他,将江百侯作为地名传了下来,后来音被读走了,成了“江百后”。

  【薛家村的来历】

  燕子矶镇有个薛家村,百把户人家,却没有一户姓薛的。相传很久以前,有一对姓薛的逃难夫妇,从北方到此开荒垦地,几十年过后薛家兴旺了,住地被称为薛家村。有一天,来了三个阴阳先生,阴阳先生说:“此地丁财两旺可以,但要出显贵人物却不成”。薛老问何以见得,阴阳先生说:“薛村中的小河,无关无卡直通长江,将村中的地气全都带走了,无水无气何能成雪(薛)”。阳阳先生建议薛老在小河的拐弯中建造一座青石拱桥,取名“寒桥”,意谓留住寒气,使水成雪(薛)。薛老照阴阳先生的话办了,果然,薛村后来更加兴旺,成为一个大村。明初,刘基巡视外城,见薛家村是一块灵地,日后必出人杰,对朱家王朝不利,便令在寒桥不远处的河边造一座火神庙和土锅桥,这样有锅有火,寒气就消,雪(薛)也就化了。因此,薛家村人慢慢换了姓,最后只剩下一个村名,没出什么能人。

  【迈皋桥的来历】

  几百年前,迈皋桥这地方有一民女与秀才相爱,秀才与她离别时说:“等有机会,一定娶你为妻”。然而这秀才一去无踪影。民女得了相思病,加上肚中孩子大了,羞得不知怎么办,不久死了。打这以后,街上卖蒸儿糕的老板,每天发现一个女的到他店里买蒸儿糕,每天数钱时发现钱少,便跟踪那女子,来到一个坟地,却找不到女子下落,后找来几个胆大的人刨开坟堆,撬开棺材,见一女人睡在棺材里,旁有一白胖男孩,便抱给隔壁好心老太收养。男孩长大后,考中状元,升了官,常来看望这个老太,常去母亲坟上悼念。后来老太死了,状元为了纪念老太和母亲,在原来石板桥旁立一牌坊,并将桥修成拱形,起名“买糕桥”,随着时间的推移,“买糕桥”演变成现在的“迈皋桥”了。

  【黄鳝尾的来历】

  燕子矶镇新生圩,过去叫“黄鳝尾”。传说很久以前,这个地方有个黄鳝精,身体又长又大,头枕镇江,身体卧在黄天荡,尾在新生圩,经常在长江一带兴风作浪,凡船从黄鳝精的地方过,船上人就要准备好食品,还要烧香磕头,放鞭炮,保佑他们人船平安。后来,张天师降伏了黄鳝精,从此黄鳝精不敢兴风作浪,岁岁平安。之后,人们仍把新生圩叫作“黄鳝尾”。

  【棺材塘的来历】

  摄山镇上前村的西面,上岗庙和陈家窑之间有个水塘,人们称它为棺材塘。民国39年(1940),一队日本兵从下蜀、龙潭到南京城里去,沿路抓了二三十个民夫为他们挑运抢劫来的东西,到上前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民夫们又累又饿,不知道性命如何,想趁天黑逃跑。他们发现右边是个山洼子,就趁机逃跑了。鬼子兵端着枪往山洼子里去找,逃跑的民夫还是统统被抓回来,鬼子架起机枪扫射,无辜民夫通通被打死,尸体全部堆在山洼子里。日本鬼子走后,村民们将民夫尸体掩埋在土坎中,成了一个大坟堆,后来尸体烂掉,坟堆陷下去变成了一个水塘,遂被人们称作“棺材塘”。


上一篇:劳动 人事
下一篇:军事
【打印此页】【我要纠错】【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