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上善栖霞 > 栖霞区志
民 政
浏览次数: 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字体大小: 视力保护色:

  民国时期,栖霞地区民政事务,由所在县区政府经管,仅限于荒年赈灾救济,缺乏公益性和群众性。

  新中国成立初,第九区、第十区即设民政科,乡镇均配备民政干部。50年代初,区民政部门负责地方民主建政、优抚、复员军人安置、社会救济、生产救灾、收容教养和遣送、土地征用、户籍、行政区划、社团登记、婚姻登记、民工动员以及民族、宗教、华侨事务等20多项工作。其中,以围绕巩固新生人民政权,开展拥军优属、褒扬烈士和组织生产自救为重点。1953年后,先后将户籍、国籍、宗教、华侨事务等工作移交给有关部门,暂停社团登记,增加殡葬管理、残疾人福利和社会福利生产等工作。“文化大革命”时期,民政机构解体,除拥军优属工作外,其他民政工作均受到冲击,至1977年方得以恢复。80年代始,基层政权建设重新列为区民政部门首要任务,直接参与农村政治体制改革。1983年底,完成全区8个人民公社撤社建乡工作,恢复社团登记。传统的“双拥”(拥军优属、拥政爱民)工作,发展成为军民警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活动。90年代始,社区服务、养老扶孤、殡葬改革、社会养老保险等各项民政工作和社会事业得到全面发展,体现民政工作的多元性、社会性、全民性、公益性。1997年起,实施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全区城乡低收入家庭的基本生活得到切实保证。与此同时,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稳步发展,1999年,全区投保人数达到4万人,投保费累计近3000万元,在南京市各区位于前列。

  第一章    优抚安置 

  新中国成立初,区民政科即组织开展拥军优属工作。80年代后,发展成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活动。通过不断改革、完善优抚工作,数次提高伤残军人抚恤标准,对烈属、因公牺牲和病故军人家属的定期补助改为定期抚恤,扩大复员军人定期补助范围,逐步形成国家、社会、群众相结合的优抚体制。对城镇退伍军人安置,实行与服役期间表现相挂钩;农村退伍军人由单一安排务农,转为从多方面扶持发展生产,开发使用军地两用人才,鼓励其建功立业。

  【抚 恤】

  抚恤对象   1950年12月,按照政务院颁布的有关规定,第八区、中山陵园区民政部门对烈士家属和因公牺牲、病故、失踪的现役革命军人、人民警察、革命工作人员、参战民兵、民工家属以及战争年代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因战、因公负伤致残的革命军人、人民警察、民兵、民工和革命工作人员实行抚恤。1955年开始,对烈属和因公牺牲、病故、失踪的军人家属(简称“三属”)和革命伤残人员实行定期定量抚恤,同时规定,对抗日战争时期入伍的在乡复员军人实行定期定量补助(简称定补)。1956年,栖霞地区共有“三属”23户、79人,革命伤残人员113人,在乡复员军人154人。1979年,全区有烈属64户、116人,“三属”34户、108人,革命伤残人员393人,在乡复员军人228人。1984年,定补扩大到解放战争时期入伍和1954年11月前入伍的在乡复员军人。1985年,栖霞区“三属”中享受抚恤223人,其中定期抚恤共59人;享受伤残抚恤的革命伤残军人397人,享受“定补”的在乡老复员退伍军人267人。1999年,栖霞区共有革命烈士家属、牺牲或病故军人家属154人,革命伤残军人229人(其中,在职185人,在乡44人),在乡复员军人退伍军人153人。

  抚恤金发放

  1950年,对“三属”发给一次性抚恤粮。1953年,改发抚恤金,1955年1月,抚恤金标准再作调整,按不同级别,每人每年分别发180~650元、150~520元不等。1979年2月,因公牺牲军人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抚恤金每人每年最高700元,最低500元,参战牺牲民工470元;病故军人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最高600元,最低400元,参战病故的民兵民工370元。1984年,调整城镇和农村烈属及在乡复员军人定补标准。1985年1月,对全区108户“三属”改发定期抚恤金。烈属、因公牺牲军人家属,城镇户口每人每月25~32元,农村户口22~25元;病故军人家属,城镇户口27~30元,农村户口17~20元;孤老“三属”,每人每月增加5元。1989年1月,调整抚恤标准,烈属和因公牺牲军人家属,城镇户口每人每月60元,农村户口50元;病故军人家属,城镇户口55元,农村户口45元;“三属”中的孤老,每人每月另增10元。1997年,建立抚恤补助标准自然增长机制,依据南京职工平均工资和农村人均收入,就高不就低,发放抚恤金。1998年,享受“三属”定期抚恤30人,抚恤金8.6万元,人均2866.66元;优待补助6户,优待金额3万元,户均5000元。1999年,全区有烈属、因公牺牲、病故军人家属64户、154人,发放定期抚恤金9.3万元,发放伤残军人抚恤金14.2万元,发放在乡复员军人(127人)、退伍军人(26人)定期定量补助金共22.2万元。

  【拥军优属】

  拥军

  1950年底,第八区、中山陵园区各镇乡、企事业单位、学校捐赠抗美援朝慰劳金1400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1400元),涌现出拥军模范4人,一等模范军属13人。之后,每年“八一”建军节、元旦、春节,区委、区政府均召开军政座谈会,举办军民联欢活动,组织干部群众慰问烈军属。“文化大革命”期间,拥军优属工作仍正常开展。1985年春节前,区政府组织慰问团慰问云南前线栖霞籍官兵,表示凡在服役期间立功的,区政府按立功等级给予奖励,并在退伍后优先安排工作。1993年,新生圩外贸仓库为武警指挥学校购置一台集装箱运输车,并提供运输货源,使武警指挥学校年增收入6万元。1997年“八一”建军节期间,区委、区政府走访慰问18家团以上军事单位,现场办公解决武警学校用水问题和空军船队道路交通问题,向部队赠送鸡蛋、西瓜、茶叶、饮料和T恤衫等慰问品,向临汾旅、海军军医学校、南京武警指挥学校各赠送“春兰”牌柜式空调各一台。1998年,投资2万元,购置电视卫星接收机和200册图书,丰富武警指挥学校学员业余生活。是年,全区各级党政部门慰问抗洪抢险部队物品价值20多万元。1999年端午节前夕,区政府组织"端午节意浓,栖霞人情深”活动,向驻区近1万名官兵送去3万只粽子和2万只鸭蛋。

  优待军属   1950年春节、“八一”建军节和国庆节期间,第八区、中山陵园区政府向27户生活困难军属发放大米738公斤,补助金19.85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19.85元)。1951年,区政府和各乡镇成立拥军优属委员会,各村组织代耕组,为缺劳力的11户军属代耕。1955年,推行义务兵役制,对军属实行劳动日补贴。1956年,栖霞地区有“三属”6户、30人,无劳力户完全享受代耕优待,生活困难户由区民政科给予实物和现金补助。困难军属户,被分别定为长期补助户和临时补助户,共9户、31人,全年补助750元,不足部分由社队补贴工分。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后,劳动日补贴改为优待金,数额根据各个公社的经济状况自定。“文化大革命”期间,军属的优待工作持续未停。1982年,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对军人家属改为普遍优待。农村义务兵家属,按当地一个整劳力年纯收入的50%至70%发放优待金。城镇义务兵家属,在义务兵退伍时,由区民政部门一次性发给优待金,标准为服役一年200元,每增加一年增加50元。至1985年,共优待3399户次,发放优侍金95.3万元。1986年,成立区军人家庭服务中心指导委员会,组建镇乡、工矿企业、院校服务社站65个、居委会服务组115个。至1987年,帮助48户军人家属解决住房,调换工种和班次170人次,介绍子女入托、入学41人,安置子女就业17名,调解军属家庭纠纷38次,有110户军人家庭被评为“五好家庭”,其中21名军属受到省、市表彰。1993年,区政府及民政部门人员为“军嫂”简素琴治疗尿毒症捐款17.8万元。1996年,全区10个乡镇全部建立义务兵家属优待金自然增长机制,军属优待金均按不低于上年人均收入70%兑现。1983~1999年,全区安排军人子女入学、入托30余人,免收军人子女借读费5.4万元,安置军人家属就业13人,累计优待军属10133户次,发放优待金773.41万元。

  【复员退伍军人安置】

  复员军人安置

  1950年,第八区、中山陵园区安置复员军人计4人。1979年,全区复员军人共339人,其中,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17人,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57人,1954年11月前参加革命的265人。至1980年,全区累计安置复员军人3186人。90年代,在乡老复员军人大多已体弱多病,失去劳动能力,区政府给予定期救济和临时补助,解决他们生活、住房、医疗的困难。1990年,全区向177名复员军人发放定期补助金7.3万元,其中建房补助金5000元。1996~1997年,发给在乡51名复员军人功勋奖励金1.74万元,并在原定期补助的基础上,每月增发5元。1997年,建立优抚对象抚恤标准自然增长机制,提高复员军人功勋奖励标准,拨款12.07万元,按时足额发放。是年,为在乡502名复员军人(包括伤残军人)建立健康档案,向重点优抚对象发放优惠医疗卡245本,为特等伤残军人单庭友开设家庭病床。1998年,向171名在乡复员军人发放定期补助金22.2万元,其中,一次性建房补助5000元,人均定补1298元。1998~1999年,区政府投资9.31万元,为在乡复员军人解决住房16间,维修住房383.5平方米。1999年国庆节前,区政府向47名在乡复员军人各赠彩电一台。区青年志愿者上门为功臣巡诊、维修家电、理发、义务耕种。当年,全区共投入“爱心献功臣”活动资金20万元。

  退伍军人安置

  新中国成立初,境内退伍军人多安排回乡务农。1958~1970年,按国家“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规定,退伍义务兵均得到妥善安置。1971年起,不论由城镇或农村入伍,退伍后均由市政府统一安排工作。1977年后,退伍军人重新按“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政策安置。到1980年,安置退伍军人18878人,其中,在职2889人,在乡15989人。1985年,区政府按“三优先”(在部队立功优先,因战因公致残优先,同等条件军龄长和超期服役优先)原则,接收退伍军人395人,大多安置在区内大中型企业。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荣立二等功的一等伤残军人李向光,1987年退伍,区民政部门将其安置在小市镇一家福利企业担任管理工作,副区长韩佃信出面为其解决三室一厅住房一套和煤气灶具一套,并将其妻华泓慰的户口由农村转为城镇。李向光工作认真负责,是年,被评为栖霞区“十名有为青年”之一。1987年,全区12个乡镇成立军地两用人才介绍所。当年,接收农村退伍军人185人,安排在乡办企业117人,向大企业推荐32人,任乡村干部12人,从事个体经营10人,回乡务农14人。1997年,区退伍军人安置工作领导小组成立。1997年、1998年、1999年全区接收退伍军人分别为234名、174名231名,安置率均100%。凡在部队荣立三等功以上或家庭有特殊困难的,均得到优先安置。 

  【双拥共建】

  共建“对子” 1991年,全区52家驻区军事单位和140家大中型企业、10所大专院校,划分为10个共建联片,结成130个“双拥”(拥军优属、拥政爱民)“共建”(共建精神文明)“对子”。1998年起,扩展为军民、警民、军警民共建精神文明。

  共建活动

  文化教育   1991~1999年,驻区军警单位为全区21所中小学派出校外辅导员203名,对在校大学生、中小学生实施军训;为地方培训技术人员23人;军警英模为地方做报告16场次,进行普法教育26场。军地双方创办14所少年军(警)校,开办马群预备役职业高中班,在117所中小学开设国防教育课。武警指挥学校接力式资助八卦洲乡12名贫困生上学。栖霞中学、迈皋桥中学选派优秀教师为武警仓库等驻区军事单位200多人补习高中文化,帮助报考军校战士复习迎考,为部队培养军地两用人才175人,并向部队输送人才30名。军地双方举办各种座谈会124场,参加人数7万余人次。1999年12月,武警南京仓库与迈皋桥小学、燕子矶小学联合组建舞龙队,精心排练《钟山龙腾》龙舞,赴京参加“中华舞龙大赛”,获“山花奖”和中华舞龙大赛金奖

  发展经济   1993年,军地双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共建点片为基础,利用各自优势,在互惠互利前提下,举办联营企业。南京化工厂和某部三团联营搞机械加工,外贸仓库和武警指挥学校联合搞运输,燕子矶镇和军用船运大队联办长江水上加油站等。至1999年,全区军地联营经济有实体6个,年产值800万元。

  为民服务    1983年,武警仓库官兵长期帮助驻地附近两位孤寡老人,为他们打扫居室、拆洗被褥、理发。1995年,驻区某部组织服务队,免费为群众修理家电和自行车,补鞋、理发,开展健康咨询,为驻地居民治病6300人次。1998年,区政府牵头组织有关部门到武警仓库现场办公,解决迈皋桥镇北崮山路长期交通堵塞,影响部队正常出入和战备运输的难题。1991~1999年,区政府牵头组织有关部门到部队现场办公20次,解决问题14件,投入经费57万元,安置随军家属127人。

  防洪救灾    新中国成立后,每逢大汛,驻区部队均出动官兵和船只参加抢险救灾。1998年7月,栖霞区发生特大洪灾,驻区部队出动官兵1000多人次,巡堤23天,排除险情10多处,加固堤坝8000余米,完成土方6000余立方,挖导渗沟1000余米,抛石250吨,上草包26300条,扎防浪草笼200米。江苏武警后勤基地组织抢险突击队,垒堤拦水,连续奋战10多个小时,将通江河险情排除。

  双拥模范集体   1992~1999年,区政府两次获省级“双拥共建模范区”称号,迈皋桥镇、燕子矶镇5次被南京市政府、南京军分区命名为“双拥模范镇”,尧化镇4次被命名为“双拥模范镇”,马群镇3次被命名为“双拥模范镇”,栖霞镇2次被命名“双拥模范镇”,摄山镇1次被命名为“双拥模范镇”。全区有25个单位被评为省、市双拥共建先进集体。1997年,燕子矶镇与空军船运大队的共建成果,受到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的联合表彰。

  第二章 社会救济

  民国时期,栖霞地区的社会救济工作多由慈善机构筹办。新中国成立后,区政府按照“生产自救,群众互助,辅之以政府的必要救济”的方针,对城乡贫困对象多方予以救济帮助。50年代,对失业、无固定职业及丧失劳动能力的群体,给予经常性或临时性的物质救济和现金救济。60年代中期,对精减退职的老弱病残职工予以生活救济。80年代,继续通过社会救济,组织生产自救,举办福利生产,使镇乡贫困对象的基本生活得到保障。同时,对社会救济工作实行改革,由救济钱物转为扶持贫困对象发展生产,使一些在短期内能摆脱贫困(简称脱贫)的对象,逐步走上脱贫致富道路。1983~1999年,全区城镇累计救济1459人(次),救济金额16万元;扶助贫困户4310户,脱贫2467户,脱贫率为57.2%;改造农村危房1.3万平方米,投入资金330万元,222户、1000余人告别茅棚老屋入住新居。

  【定期救济】

  农村社会救济

  组织生产自救   1950年下半年,第八区、中山陵园区分别成立生产救灾委员会。两区贷款7000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7000元),扶持受灾农民593户,组成183个副业生产小组,开展捕鱼虾、捉蟹、凿磨、割山柴、修公路、做瓦木工等生产活动,挣得大米1.5万公斤,原粮(稻子)2万公斤。组织有劳动能力灾民3132人以工代赈,得原粮60万公斤,使两区有劳力户三个月的最低生活水平得到保障。1954年,发生洪水灾害,第八区民政部门组织八卦洲(含六合南圩)等地灾民计6300多人次,参加园林、铁路、工厂施工,组织灾民1800多人参加捕鱼、养鸭、开山、打石子、编芦席等生产自救活动;组织大庙乡5个村700多名劳力,打石子、捕鱼、种菜、做临时工,收益30470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30470元)。1957年1~6月,时栖霞区组织2000多人,参加开山采石、做纸筋、烧石灰、打金箔、打刀石等副业生产自救。中山陵园区开展多项副业生产自救,全区副业收入共7万余元。生产自救工作延续至80年代,从1987年起,逐渐为扶贫工作所替代。

  救济金发放    新中国成立初,农村救济对象主要是贫困户、烈军属、失业工人、灾民及丧失劳力的孤寡老弱残人员。1953年,第八、第九、中山陵园区救济缺劳力的优抚对象57户、155人,发救济金292.7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292.7元),发救济大米60公斤;临时救济10户、28人,发救济金23.5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23.5元);全年救济85户、300人,发救济款648.2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648.2元)。1956年,主要解决烈军属、复退军人及老弱孤残无生产自救能力和劳力少、人口多的困难户吃饭问题。燕子矶、栖霞、中山陵园三区共救济临时(3个月)救济户473户、1686人,发放救济金7587元;救济经常(8个月)救济户28户、37人,发放救济金760元,救济棉衣128件、棉裤232条、棉被75床、棉花26.5公斤。1977年,民政工作恢复。1979~1999年,全区累计补助困难户79056人次,补助金额297.39万元,救济“五保”户7753人次,救济金316.89万元。

  农村扶贫   1983年初,栖霞区成立扶贫工作领导小组,扶贫对象是农村不能维持基本生活,需要公社、大队集体补助和国家救济的困难户,包括优抚对象和盲、聋、哑、残人员(简称“四残”人员)中的困难户。是年8月,全区有6个公社,组织机关党员干部110人对贫困户实行包干扶持,投入扶贫经费3.3万元,共扶贫287户,当年产生经济效益4.27万元,使150户脱贫。1984年,救济性扶持由无息无偿改为有息有偿有借有还。对短期难以脱贫的特困户,给予定期补助或临时救济,帮助其种好责任田或从事简单的副业生产。资金投放相对集中,重点扶持短期内能脱贫的贫困户。当年,有142户脱贫,脱贫率80%。从1987年起,区政府将扶贫工作列为每年的经济奋斗目标之一。1989年,区政府决定,由区级机关20个部门重点帮扶20个贫困村,到1991年底,有11个村脱贫。1992年,对未脱贫的9个村,加上八卦洲七里村,继续进行帮扶,由2个部门帮扶一个村,10个村相继兴办小化工、小加工、建筑、港务等企业, 1992年,农民人均年收入增至958元。1993年,八卦洲乡七里村经济总收入466万元,其中,工业收入50万元,人均年收入1090元,实现脱贫目标。至1999年,全区先后建立社会保障基金会11个,筹集保障基金139.5万元,累计有2555户脱贫。

  城镇社会救济

  1950年,城镇社会救济工作贯彻“生产自救,节约度荒,群众互助,辅之政府救济”的方针。1954年,第八区、第九区、中山陵园区有经常救济户1204户、3560人,发救济金3961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3961元),临时救济户1473户、4937人,发放救济金5561.36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5561.36元);组织无业贫民、失业工人1339人,参加沪宁铁路改线工程建设和其他生产自救工作,共收益6.9亿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6.9万元);组织手工业者自筹资金1.5亿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1.5万元),成立生产小组14个、生产合作社2个、其他生产自救组织9个。全年参加生产自救4926人,收益24.7亿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24.7万元)。1956年,时栖霞区有经常救济户59户、173人,发放救济金1227元,临时救济户95户、331人,发放救济金1989元;中山陵园区有经常救济户82户、102人,临时救济户562户、2255人,老弱212户、314人,全年发放救济金965元。1964年始,三区对集镇孤寡老弱病残人员推行定期救济。1979~1983年,栖霞区定期救济1689户、2552人,发放救济金3.63万元,临时救济6747人,发放救济金8.03万元。期间,救济下放农村的原城镇居民(简称“下放户”)95户,发放救济金1.01万元。1983年后,城镇经济发展,社会闲散劳力就业增多,城镇社会救济工作逐步缩减。

  精减退职老职工救济

  1965年,对1957年年底以前参加工作,1961~1965年6月9日期间精减退职并领取一次性退职补助金的职工(简称“精简退职老职工“)

  由区民政部门按月发给原标准工资40%的救济金;对不符合领取40%救济金条件、生活有困难的精简退职老职工,由民政部门给予临时救济。1980年,对享受40%救济的退职老职工,除按原标准发放救济金外,另按规定发补贴费或增加救济金额。1981年7月,对原来未享受40%救济金生活困难的退职老职工实行定期补助(简称“定补”)。至1999年,全区享受40%救济的精简退职老职工累计760人次,共发放救济金额46.62万元,享受定补老职工2396人次,定补金额140.7万元。

  其他人员救济

  “三无”孤老救济   新中国成立后,栖霞地区“三无”(无劳力、无生活来源、无依靠)孤寡老人,全部依靠政府救济解决生活困难。1958年起,城镇“三无”孤寡老人由区政府进行定期救济,农村“三无”孤寡老人由公社、大队、小队供养,政府给以适当的补助。至1999年,全区有208名“三无”孤寡老人住进镇乡敬老院。

  宽大释放和特赦人员救济    1981~1982年,对20名未安排工作、无经济来源、生活困难的宽大释放和特赦的原国民党党、政、军、特人员,每人每月发放15~20元的生活补助。1985年,提高到每月20元。1990年,全区共有特赦、宽大释放人员20人,其中特赦1人,每人每月定期补助47元;国民党原县团级以上宽大释放人员18人,农村户口每人每月定补27元,城镇户口每人每月定补30元。1992年,全区有特赦宽大释放人员21人,发放定补金9312元。1999年,全区有特赦宽大释放人员12人,月定补金计1047元。

  【临时救济】

  灾害救济

  民国38年(1949)7月,第九区遭受水灾和风灾,区政府拨救灾粮1542.5公斤,救济无劳力受灾户97户、421人,组织灾民1090人次以工代赈,从事副业生产,发动家境殷实户互济杂粮550公斤,接济64户、257人。1950年1月,水灾之后又遇寒潮袭击,第九区政府对受灾的1792户、6122人,发放救济粮18700公斤,贫饼807公斤,小麦57.5公斤,棉衣裤12848件,鞋子176双,被单24床,被毡1床,稻草15公斤。灾民患病确有困难者,凭乡政府证明可酌减医药费,另全年发贫病免费诊券1209张。1954年6月,长江大汛成灾,第八区受灾1000多户,灾民5000余人。区政府发救济款3300余万元(旧人民币,折新人民币3300元),救济965户、3060人。年底,大雪成灾,区政府取消元旦休假,组织机关干部携带救灾钱物,登门慰问老弱病残灾民,共发棉衣394件、棉被34床、棉花11.5公斤,400余人得到救济。1957年6月,便民河、九乡河洪水泛滥,6个乡镇5072户、21292人受灾,区政府组织灾民生产自救,并发放救济款7234.96元。1980年夏秋雨季,全区遭受水涝暴风侵袭,民房受损,区政府拨救灾专款3万元,用于灾民购买口粮和修缮房屋。1984~1998年,全区发生6次较严重的洪涝、干旱、大雪、大风等自然灾害,区政府拨款共252.75万元,调拨粮食3.37万公斤,用于灾民生活救济、房屋维修和发展生产。  

  最低生活保障线

  1997年底,栖霞区实施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农村村民保障标准为人均90元/月,城镇居民为人均130元/月。1999年7月,保障范围扩大到在职、下岗职工等所有低收入家庭,全区有668户、1558人获得补差救济。当年,城镇居民保障标准增至每月180元,农村村民的保障标准未变。

 第三章 社会福利

  民国时期,栖霞地区无社会福利机构,孤寡老人处境凄凉,残疾人员及社会弱势群体,得不到社会救助,生老病死,各由天命。新中国成立后,社会福利事业得到人民政府重视,逐步发展。至80年代,区民政部门创办敬老院14所,收养社会上丧失劳动能力、无依无靠、无生活来源的孤寡老人;创办社会福利企业14家,安置无业和闲散人员参加生产,安置有劳动能力的盲、聋、哑、残肢人员(以下称“四残”人员)就业。90年代,帮助群众走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家庭养老相结合的道路,募集社会福利资金,改善社会福利设施,为群众办实事,尊老爱幼,扶助孤弱,成为时代新风。

  【残疾人安置】

  新中国成立初至20世纪70年代,地区内“四残”人员多为自谋职业,少量由社会安置,就业得不到保证。1981年,区政府采取民政部门集中安置,街道居委会分散安置及优惠扶助个体开业等方式,逐步解决残疾人就业问题。是年9月,区民政科创办南京金陵服装厂,安置“四残”人员32名。1984年,各乡镇办的11家工厂陆续转改为福利企业,加上街道居委会的经营门点,多渠道安置450名“四残”人就业。1992年,乡镇福利企业发展到20家,有职工2765人。1999年,全区福利企业32家,有职工2933人,“四残”人占46%。对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实行最低生活保障线制度。区政府对范俊、黄兴、郁强、刘培4名残疾人,除安置进福利工厂外,还提供体育训练条件。1999年,在南京市首届残疾人运动会上,栖霞区残疾运动员获得3块金牌、2块银牌、1块铜牌。

  【敬老抚孤】

  “五保”制度

  1956年,燕子矶、栖霞、中山陵园三区在农村推行“五保”(保吃、住、穿、医、葬)制度,当年,三区民政部门核准“五保”户266户、311人。“五保”户的生活标准,条件好的合作社每人每月5~6元,条件差的每人每月3.5~4元,养老金有25%从社会公益金中提取,其余由区、乡镇政府补助。1982年,全区有“五保”户387人,其中,老人349人,残疾35人,孤儿3人。区政府对他们生活实行“三定”(定人、定时、定事)、“三包”(包买煤、油、盐、菜,包洗衣被,包看病取药),各乡镇居委会、村委会成立包护小组,实行定包服务。1988年,全区农村分散供养“五保”户345人,集体供养生活标准年人均340元。1999年,集体供养生活标准增为年人均1500元。

  养老机构

  敬老院   1983年起,各乡镇先后兴办敬老院。当年,栖霞镇办起第一所敬老院,有房屋18间,收养老人24人。1986年,摄山乡利用乡卫生院的病房改建摄山敬老院,1996年后,摄山镇投资280万元,区民政局拨款80万元,易地新建。新敬老院占地17333平方米,建筑面积3000平方米,庭院园林化,设施配套。至1987年,乡镇兴办敬老院共14所,有床位190张,收养孤寡老人153人。1995年,行政区划变动,敬老院减为10个。1998年,摄山镇敬老院被评为省级文明敬老院。1999年,全区共有敬老院10所,床位339张,“光荣”间(专供1949年前参加革命的孤老复员军人)床位9张,收养老人208人。

  老人公寓   1998年2月,真美好老人公寓在迈皋桥镇兴卫村月苑小区开业,为南京市第一家民办公寓,有房屋12间、卧室8间、床位30张。设老人娱乐室1间,健身房1间。公寓旁建有广场绿地2000平方米。 1999年,收养老人16人。是年,全区有老人公寓2所,另一所为栖霞镇兴办的红枫老人公寓,有床位90张。

  弃婴和孤儿收养

  民国时期,栖霞地区无弃婴及孤儿收养机构。新中国成立初期,过往难民遗弃婴幼儿一般由所在乡镇指定专人妥善抚养,民政部门给予生活护理费用,或送市社会福利院。对于农村父母双亡的落孤儿童,由镇、村供给口粮、油和烧柴,生活标准不低于当地群众的生活水平,高的每人每月30元,低的不少于15元。农业合作化后,改由社队集体供给生活资料。1994年,栖霞区实施“爱幼工程”,区民政局把全区36名孤儿作为“民政之子”,逐一落实其吃、住、穿、学以及帮扶单位和个人,并输入微机跟踪管理。至1999年,情况未变。

  农村社会养老保险

  栖霞区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始于1979年,时有10个生产大队实行养老金制,享受养老金的社员39人。1992年7月,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改由区民政局负责,各镇乡相应设立社会养老保险管理机构,负责制定统一实施办法。投保人员凡男满60周岁、女满55周岁,即可领取养老保险金,女满50周岁的参保人如有特殊情况要求领取保险金,经审核也予以办理。全区各乡镇先期办理乡镇村企业、福利企业干部、职工及入伍义务兵的投保工作。燕子矶镇确定企业和镇村参保人员保险费的补贴比例,全镇每年交纳保险费25万元,1994年,增至55万元,投保人数达3370人,占应投保总人数79%。1979~1999年,全区投保费累计2959.4万元,领保人数为1252人次。

第四章      婚姻与殡葬管理

  民国以往,栖霞地区无办理结婚登记机构,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成婚姻,包办买卖婚姻占90%以上。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提倡男女平等,婚姻自主。1950年5月,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颁布,经政府部门大力宣传,人民群众纷纷用《婚姻法》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1980年,第二部《婚姻法》颁布,婚姻登记管理得以完善。民国以往,栖霞地区一直沿用封建的丧葬礼俗,“入土为安”的观念根深蒂固,土葬盛行。新中国成立后至70年代,仍多沿袭这一习俗。80年代始,区政府成立丧葬管理机构,推行火葬,禁绝土葬,推进殡葬改革。1988年,全区遗体火化率达96%。至1999年,遗体火化率达100%。

  【婚姻管理】

  结婚登记

  1950年5月始,第九区、第十区民政部门依据《婚姻法》规定,办理结婚、离婚、恢复结婚的登记工作,区内居民无论初婚、复婚或再婚,男女双方均须持户口簿和所在单位或村委会、居委会出具的婚姻状况证明,经审查批准发给结婚证,方成为合法婚姻。1953年6月,结婚登记逐步普及。1959年10月,结婚登记工作下放至各公社、镇。1980年,新的《婚姻法》公布,规定婚龄为男22周岁,女20周岁,晚婚年龄为男25周岁以上、女23周岁以上,民政部门坚持按法定结婚年龄准予登记,但限制生育时间。1981年起,结婚男女双方,必须到指定医院进行婚前健康体检。1999年,全区登记结婚3055对。

  离婚、复婚登记

  新中国成立初,栖霞地区离婚、复婚现象较少。1950~1969年,全区共有9对夫妻因父母包办,缺乏感情,到区民政部门办理离婚手续。其中4对,经亲人劝说后复婚。“文化大革命”期间,受极“左”思潮影响,全区近百对夫妻因相互“划清阶级界线”而办理离婚手续。70年代后,离婚率逐年上升。1999年,全区登记离婚205对,复婚35对。

  【殡葬管理】

  殡葬

  土葬   新中国成立后,木棺土葬旧俗延续,至“文化大革命”后期,始禁止制造和出售棺木。1982年、1983年,市政府相继公布《实行殡葬改革和加强殡葬管理的暂行办法》和《实施细则》,私埋乱葬现象得到遏制。

  火葬   1983年,市政府《实行殡葬改革和加强殡葬管理的实施细则》公布后,区民政部门大力推行遗体火化。1984年,全区死亡1257人,火化率达97.22%。1992~1999年,全区共死亡15342人,火化率100%。

  公墓管理

  1988年,栖霞区成立殡葬管理所,负责对各乡镇所建公墓、骨灰堂的政策性管理。1996年,栖霞区建摄山乡龙泉公墓、燕子矶镇铁石岗公墓等公益性公墓4座,墓穴共12258个。至1999年,全区八卦洲乡、龙潭镇、长江乡等7个乡镇建有骨灰存放纪念堂,存位共16718个。

第五章     地名管理

  1981年前,栖霞区未专设地名管理机构。区公安部门管理门牌,城建部门管理街巷道路名称及标志,门牌、道路、街巷名称及标志的命名书写皆缺乏规范,存在一地多名、重名及乱起地名等现象。“文化大革命”期间,随意更改街巷道路名称更为普遍。1981年4月,栖霞区成立地名管理领导小组,对区内所有地名进行普查登记,并作标准化和规范化处理。

  【地名普查】

  1981年4月,区政府成立地名普查领导小组,各公社、镇相应成立地名普查小组。5月至9月,对全区7镇、11个公社、1个农牧场的自然村、街道、公路、企事业单位、桥闸堤坝、自然地理实体和文物建筑古迹遗址等进行实地踏勘,共普查登记1208个地名。对所有地名的书写形式、读音、地理位置作标准化、规范化处理,并对主要名胜古迹、重要人工建筑、自然地理实体等作了注释。1987年,地名工作划归区民政部门管理,地名工作由基础性工作纳入规范管理轨道。1991年3月,对辖区内7镇、11乡、1个农牧场及中山陵园管理处,进行地名补查和资料更新,补查各类地名1686个。 1999年,新增地名5个。

  【地名标准化】

  1981年5月,栖霞区对收集普查资料进行整理、统计,建立首批以原始资料为主的地名档案。原始资料经地名标准化处理,形成地名图、文、表、卡片、文书、照片、录像、录音等地名材料,计2大卷,草表98张,草卡片1015张,编写补充的概况14000字,全区地名档案逐步完整。1981年12月、1982年3月及1991年,栖霞区先后三次就部分地区的命名、更名或恢复原名进行审核,报请市政府批准,全区有26条街巷村路更新命名,12处更名,1处恢复原名,改正地图上49处错字和错位,取消117条名存实亡的地名,纠正重名、多名现象。1996~1999年,栖霞区共设地名标志30282个,其中,单位铜门牌709块,住户铝门牌14650块,单元室幢牌14829块,村、街、巷牌47块,指路牌47块。

  【地名选录】

  山丘    栖霞山 ,幕府山,笆斗山 ,直渎山,劳山(原名老山),乌龙山,临沂山(周家山、东十里长山),太平山,仙鹤山 ,银凸山 ,象山 ,乌龟山 ,大凹山 ,桂山 ,鲤鱼山 ,阳山 ,丁山,石山 ,灵山,龙王山 ,峨眉山,谭家山,庙山,和尚山,青龙山,黄龙山,礼堂山,龙小山(原名锥子山)。  

  河流渠沟

  小江 ,中心河,东十里长沟,西十里长沟,便民河(俚称”刀枪河“、”强盗河“),九乡河,滨江河,七乡河,西湖河,百水河(白水河)。  

  路、街、巷、里

  幕府东路 ,和燕路 ,栖霞大道,蓝燕路,和燕街(原名忠孝里),和平街(原名和平里),临江街(原名信义里),新燕街(原名仁爱里),笆斗西里  笆斗东里,迈皋桥街,华电路,迈尧路,尧化门街,东进路,栖霞街,栖霞南街,解放街(曾用名“龙潭东街”“中正街”),南街(原名“南大街”),锥子山街,进士坊,湾河街,龙厂路,马群街,马群新街。  

  居民小区    尧化新村,庙东村(高庙以东),龙潭新村,栖霞新村,高家新村,长春巷小区(南炼宿舍),大洼新村,东井新村,东井村41号,长营村,合班村,太平村,吉祥山庄,联珠山庄,晓庄村,尧铁新村,二石化生活区,港尧新村,烷基苯厂宿舍,计算新村,信孚村(信孚公司),中国厂宿舍,石油新村,栖化新村,栖锰新村,十水新村,机电新村,钟山新村(钟山煤矿),水站新村,华电新村,南砖新村,南塑新村,电瓷新村,化工新村,化纤新村, 河北村(便民河北岸),上西岗,下西岗,北山村,红山山庄,幕府山庄,尤山新村,枫林山庄,解放新村,建设新村,红旗新村(江南水泥厂宿舍),红枫公寓,方园绿茵,听泉山庄,雁鸣山庄,仙鹤山庄,太阳城,金尧山庄,南地园新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