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上善栖霞 > 感动栖霞
江南水泥厂的抗日传奇
发布时间:2018-08-23 10:09 浏览次数: 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字体大小: 视力保护色:

  1937年11月4日,栖霞山东麓传来巨大的机器运行的轰鸣声,刚刚建成的江南水泥厂完成了第一次空载试机,情况非常好,只要原料进窑,所有机器就能马上开动生产水泥。然而,这是工厂的第一次开机,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最后一次运转。因为日军侵入南京,这座当年规模位居亚洲第一的水泥生产基地,在此后的10多年里连1吨水泥都没有生产过。

  日本侵略者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座当时技术最先进、规模最大的水泥企业,要知道如果按照设计年产20万吨来算,8年时间生产的水泥将足够建8座军用机场。在枪口下,我们的爱国实业家们怎样防止水泥厂落入日军之手?近日在中央电视台四套《国家记忆》栏目播出的纪录片《一座工厂的抗日传奇》,向世人揭秘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当年爱国人士不计钱财、不畏生死的民族大义令人感佩。

  风雨飘摇中开工却不对外宣传为护厂埋伏笔

  1931年,侵华日军蓄意发动了“九·一八”事变。此后,在天津的租界里,一群年轻的中国人更加焦急地关注着时局的变化,他们就是启新洋灰有限公司的董事和高管。

  战时水泥是一种能够发挥重要作用的国防物资。面对岌岌可危的华北局势,公司决定,立即在江南一带选址建厂,一方面打开江南市场,另一方面也可以为国防建设服务。1933年,启新洋灰公司董事会派曾留学美国的技术专家赵庆杰,来到江南一带察勘地形地质,选择建厂地址。赵庆杰用了一年多时间,踏遍江南丘陵山区,最后发现南京栖霞山一带最为合适。

  1935年5月23日,江南水泥公司向丹麦史密芝公司定购了两套当时国内最先进的、年产20万吨水泥的机器设备,又向德商禅臣洋行订购了电气设备及柴油发电机一台。然而就在机器设备安装接近尾声的时候,1937年7月7日,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爆发了,日军开始了蓄谋已久的全面侵华战争,战事迅速推进到了中国东南沿江、沿海一带。

  此时,江南水泥厂建厂工作已经完成了十之八九,到底是继续建设,还是停建避敌?这让主要负责人陈范有十分犯难。他在一封信中写道:“现决议除非时局再有特殊转变外,吾厂当仍进行试机……关于开机所应用之一切材料,仍望充分预备……再关于吾厂拟开机之事请暂勿对外宣传。”

  陈范有之子陈克潜老先生今年已经93岁了,他回忆起父亲的这封信件,说道:“信中讲要争取尽快地生产,来支援国家国防。同时在信的最后又加上一句,关于开工这件事情不要去宣传,这是为今后护厂做了伏笔。”

  想方设法变成了“外企” 挂德、丹国旗瞒天过海

  1937年11月4日,江南水泥厂完成了第一次空载试机。而试机成功一天后,日军在杭州湾登陆,侵略者的铁蹄已经近在咫尺。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连红解释:“当时国民政府准备把东南沿海地区重要的一些工业内迁到四川。但是江南水泥厂的情况比较特殊,生产水泥要求很高,不是把厂搬了就能生产。它需要土质,需要交通,需要一系列的环境。”

  工厂无法内迁,但这座当时规模最庞大的水泥生产基地也绝不能被侵略者利用。按照设计的每年20万吨的生产力计算,一年的产量足够日军建设飞机场或者港口所需,要是水泥厂落入敌手,后果不堪设想。

  情况紧急,水泥厂不能内迁,那就必须安排紧急疏散和撤退。几天之间,这座当时远东最先进的水泥生产厂内只剩下寥寥数人,整个厂区迅速冷清了下来。留守人员将可拆卸的零件卸下,与一些重要的工具一起埋入地下,沉入围厂河里,并建造密室,隐藏部分重要机件。但这些工作远远不够,只要日军进入工厂,随时可以补齐零件,开工生产。

  因为当时工厂还没付清丹麦商家的费用,所以陈范有心生一计,赶紧找到了与启新洋灰公司有关系的德国人卡尔·京特。1937年11月27日,卡尔·京特带着助手兼日语翻译,在江南水泥厂总技师的陪同下,由天津乘轮船赶赴上海。卡尔·京特一行到达上海后,赶紧与丹麦的史密芝公司谈判,请求他们派员一起护厂。史密芝公司通过招聘,找到了丹麦人辛德贝格。1937年12月5日,卡尔·京特和辛徳贝格一行几经周折,终于到达了距离南京城大约20多公里的江南水泥厂。

  日军此时已经开始了对南京城的狂轰滥炸。卡尔·京特和辛德贝格一到,立刻组织留守人员一起,在工厂前、后大门处,挂起德国和丹麦的国旗,并在工厂大门口竖起了“德、丹合营江南水泥厂”的牌子。为了更加醒目,他们又用石灰等材料,在厂区地上画了一面大大的德国国旗,在工厂屋顶上用油漆,画了一面大大的丹麦国旗。

  日军占领栖霞后,不断烧杀抢掠,附近的居民纷纷涌向江南水泥厂。1937年12月11日,京特与辛德贝格在江南水泥厂,建立起了最早的难民营。这里救助了成千上万的难民,它也成为血雨腥风中郊区难民躲避日军屠戮的“诺亚方舟”。

  齐心协力各种拖延多拖一天就让侵略者少生产一天

  然而,在一次次交涉中,日军发现了水泥厂的生产能力,从此就一直觊觎这座远东第一的水泥基地。1938年2月,江南水泥厂上海办事处职员被迫陪同日本三井洋行代表和小野田水泥株式会社人员,从上海启程,一同前往南京“参观”。之后,陈范有得到报告:工厂的房屋、机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卡尔·京特和40名留守员工也都暂时安全。陈范有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份庆幸并没能维持多久,后来日军终于弄清了,江南水泥厂实际上是中国人的,不由得恼羞成怒。1941年4月,日军强令汪伪政府工商部发出通知,要求江南水泥厂立即撤除德国、丹麦两国的国旗,乌云再次笼罩在了江南水泥厂上空。

  《事变后江南水泥公司大事记》中记载:“(1943年)七月,敌使馆对江南表示,江南厂既一再延宕,不进行开机,机器废置有误生产,应将江南厂机器搬来华北设造铝厂。”

  此时,日军直接动用军力,强行命令江南水泥厂拆设备,搬到山东生产飞机所需的铝材。面对敌人的枪口,江南水泥厂员工依然不想屈服。不能直接对抗,他们再次使用拖延战术,用各种办法延缓拆卸机器的时间。他们知道哪怕多拖一天,敌人就少生产一天,抗日前线的将士就可以少一分威胁,祖国的抗战事业就多一分胜利的希望。

  此时董事们又想到了一个应对办法。陈克潜介绍说:“因为当时的公司是按照《公司法》成立的,所有的重要决定必须股东大会通过,作为董事才能执行。”股东谈话会如期召开,到场的几百户股东空前团结,全部反对拆迁的决定。大难当前,股东们不顾个人安危的爱国之举,让陈范有和董事会十分感动,他们下定决心,与侵略者斗争到底。

  股东大会的这一决定,令日军恼羞成怒。1943年12月19日,华北轻金属公司代表率领大批日本技工进入厂区,26日起开始强拆机器,连电线、润滑油等小件物品都不放过。1944年8月,日军将所有机件全部拆完,运往山东张店。1945年上半年,日军又抢占了厂房,准备用来生产酒精。只是,还没有来得及投产,日本就投降了。

  8年损失1000万美元 终于迎来劫后重生

  据战后数据统计,从1937年至1945年,仅工厂停工一项,损失就高达300多万美元。全部损失,超过1000万美元。

  陈克潜说:“总的来说这是一场全民的抗日斗争,有的人在前线打仗,有的人采取另外一种方式在沦陷区对敌人进行不见硝烟的斗争,在这个斗争过程中,我国的民族工业做了巨大牺牲。”

  1950年,在周恩来总理的关心下,江南水泥厂单窑点火顺利成功。这个不曾为敌人生产过1吨水泥的企业,历经十多年的风霜雨雪,终于生产出了第一批水泥。陈范有高兴地将它命名为“金轮牌”,寓意着劫后重生的水泥厂,能像金轮一样滚动起来,为祖国的建设添砖加瓦。

  今年1月,中国第一批工业遗产保护名录公布,江南水泥厂名列其中。这座凝聚了中国近代工业苦难和辉煌的工厂,虽饱经沧桑,充满岁月磨洗的痕迹,但拂去历史的尘埃,它所承载的强国梦想,仍然激励着今天人们为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而自强不息,努力向前。